《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十章 發狂的男人

  傍晚,各大新聞頭條像是瘋了一般,瘋狂的轉載一條新聞。

  而作為主角的阮意歡,自然沒有錯過。

  「出軌VS殺人犯,阮意歡背叛丈夫,害死生父,嘴臉醜惡。」看見這樣的標題,阮意歡緊緊地握着管家送來的報紙,氣的指尖發顫。

  瀏覽過一遍之後,她的胸腔里積壓了一股強大的氣體。這配圖,明明就是出自封雲陵的手。這明明是上午她跟封雲陵站在窗邊的照片。

  想到上午被封雲陵摁在窗邊吻過的唇,阮意歡又抬起袖子不顧形象的用力蹭了蹭嘴唇,直到重重的擦到灼痛才罷手。

  阮意歡跪坐在地上,雙眼紅通通的看着地上的報紙,她想不明白封雲陵在這新聞里,到底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他為什麼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推到公眾的視野里……

  但是不管什麼樣的角色,她都不能這樣忍受下去,她必須要一個身份,堂堂正正的站在封雲陵身邊,而不是被人如此的肆意詆毀。

  又或者,他封雲陵真的不肯幫她也沒關係,但是她決定不再受這份折辱。

  她今天一定要弄個明明白白!

  想到這兒阮意歡爬起來便一路飛奔到了封雲陵的書房,雙手用力的將門推開,大步走到封雲陵的桌前,重重的將報紙拍在了封雲陵的面前,動作一氣呵成。

  看見突然衝進來的阮意歡封雲陵臉色驟變,雙眉蹙在一起,語調也不自知的提高:「阮意歡你瘋了嗎?」

  「是,我是瘋了!」阮意歡衝到了他的面前,眼睛裏帶着一抹猩紅色的光芒:「你滿意了?我是被你逼瘋的!」

  封雲陵聞聲,銳利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細線,被他逼瘋的?剛剛才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不會被打倒,現在卻這麼衝動?

  朽木不可雕。

  「我?」封雲陵將手裡的文件合上,表情一如往常的淡定。

  「不要妄想把自己撇清」阮意歡氣的渾身都在顫抖:「封雲陵迄今為止所有的照片,都是你策劃好的,看看這些角度既清楚又準確,難道不是你為了折辱我而專門做的么?」

  封雲陵來到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軀將她整個人都籠罩住,一雙黑眸漆黑攝人。

  「阮意歡,不要把自己看的太中」他的聲音淡漠極了,甚至伸出手去捏住了她的臉。

  阮意歡感受到他的力氣大,卻顧不得臉上的痛意,反手就要給他一巴掌,她的行動自然是沒有得逞,手再次被封雲陵鉗制住。

  「既然我不重要,那你三番五次的折辱我又是為什麼?藉此取樂么?」阮意歡咬着牙說道:「害死生父這樣的罪名你也往我的頭上按,將心比心,你沒父親么?竟然禽獸不如的用這種標題來博眼球?」

  父親?封雲陵眉頭蹙起,似乎有一道陰暗的光芒將他整個人都籠罩起來,周圍的空氣瞬間停止流動,泛着陣陣寒意。

  阮意歡看不清楚,看不清楚這一刻男人的眼中的情緒,因為他的睫毛垂落,完全將他的眼睛遮蓋住了,但是她卻很明顯的感到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殺氣。

  這樣的封雲陵,她沒見過。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