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二章 捉姦在床

  兩人激戰的地方已經一片狼藉,房間里儘是**的氣息。

  眼前的場景猶如晴天霹靂,阮意歡腿腳發軟幾乎跌到,脫力般勉強倚上門框,聲線顫抖,「你們,在幹什麼?!」

  嬌媚的女人正賣力扭動着身體,乍一聽見聲音,嚇得尖叫一聲,立刻縮進了傅山懷裡。待看清是她,眼角眉梢漸漸染上了掩飾不住的得意,「喲,是傅太太啊?」

  顧倩雯重重咬着「傅太太」三個字,頗有種揚眉吐氣的味道,「噓,沒看見山在忙嗎?」

  而傅山,則像是壓根沒有看到她,依然將頭伏在女人的胸前激烈運動。

  阮意歡死死咬着唇瓣,嘴裏已經嘗到了鐵鏽的味道。她略過顧倩雯挑釁的目光,直直朝傅山盯過去,咬牙道,「傅山,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

  他明明說過,顧倩雯不過是他的秘書!

  這才新婚第一天而已,他怎麼敢把別的女人帶到他們的婚房來做這種事?!

  傅山轉頭冷冷睇了她一眼,加快速度在女人身體里釋放出來,才抽身而起,就那麼一絲不掛地行至她面前,帶着絲嘲諷,「你怎麼回來了?難不成,想學學怎麼伺候男人?」

  殘忍的語調如同一把鋼刀划過心臟,帶出淋漓的血肉。

  阮意歡只覺呼吸一窒,指甲深深陷入肉里,撇開視線不去看他腿間,「你說過……」

  「你在做夢呢,蠢女人?要不是你阮家千金的身份,我會看上你?」傅山神情滿是厭惡,像是看到了什麼髒東西,掏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她回阮家了,你們趕緊來把人帶走!」

  彷彿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響!

  阮意歡腦海里閃過一個猜測,難以控制地上前兩步,手指痙攣地抓住傅山的手臂,「是你——是你把我賣給醫院代孕?!」

  她萬萬想不到,以為可以託付一生的人,竟然是這樣的魔鬼!

  傅山的目光陰鶩,毫不留情地用力甩開她,不屑至極,「你這種低廉貨色有什麼純情好裝?難道不該慶幸自己還有被賣的價值?」

  他看了看她肩上寬大的男式衣服,「嘖」了一聲,獰笑道,「是不是路上又順帶和哪個野男人滾了床單?可真夠他媽噁心的!」

  那些惡毒的語言如同毒蛇鑽進腦海,阮意歡用力捂住耳朵!

  她心心念念了幾年的男人,在他心裏她竟然不堪至此!

  「啊——滾!」阮意歡受不了地尖叫一聲,發瘋一般扯住顧倩雯的頭髮往外拖,「你們都滾出我家!爸?爸!快讓管家把他們趕走!!!」

  啪!

  一個重重的耳光落在阮意歡的右頰,力道之大直接讓她側翻在地!

  「蠢女人,非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傅山面色愈發猙獰,彷彿失去了最後的耐心,粗暴地抓起她的頭髮,「找你爸是吧?老子這就帶你去找!」

  頭皮一陣銳痛,阮意歡癱軟着身子無力反抗,心裏卻因為他的話陷入了更深的恐慌。

  「你把我爸怎麼了?!」

  傅山毫不憐香惜玉地拖着她往地下室走去,沒有回答,倒是顧倩雯跟在一旁,咯咯地嬌笑了兩聲,「你爸?放心,他好着呢!待會兒你們就可以相聚了!」

  阮意歡心裏一沉。

  粗糙的地面將她手臂皮膚划了稀爛,冗長的走廊過後,她身子被狠狠往下一摜!

  「老傢伙,別怪我不留情!要怪就怪這賤女人自己哭着喊着非要找你!」

  落地的劇痛讓阮意歡悶哼一聲,她掙扎着爬起來,顧不得身上的傷四處尋找,卻在看清眼前的景象後驚叫一聲,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