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三章 家破人亡

  許是她的舉動太瘋狂,傅山竟然有些吃不準。十分鐘後,阮意歡終於如願和父親回到了地面,只不過——是用「扔」的方式。

  劇烈的衝擊讓阮曄幽幽醒轉,看到家裡熟悉的布置,立刻露出了恨鐵不成鋼的神情!

  「你和這狼崽子做了什麼交易?!」他乾枯的手指痙攣地握住阮意歡的手臂,幾乎老淚縱橫,「意歡,聽爸的,這畜生不會放過咱們的!你現在就逃,不要管我!」

  阮意歡心下酸楚,安撫地拍了拍父親的手背,「爸,你先冷靜……」

  這一舉動讓阮曄更加情緒激動,他手指幾乎扣進了她的肉里,「死丫頭!傅山給你喝了什麼迷魂湯,你到現在還不想離開他?!你給我滾!日後回來替我報仇!!」

  阮意歡默默閉上了眼睛。

  她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扔下父親獨自逃生?

  看到兩人痛苦,傅山似乎很享受這種報復的快感。他得意地嗤笑一聲,抱着手臂踢了踢阮曄的身子,「老傢伙,我真喜歡看你這副落水老狗的模樣!」

  門鈴響起,傅山大笑着去開門,從外面迎進來一個帶着醫療箱的白大褂。

  「傅先生,我們接到你的電話,來接阮小姐。」

  又是這個主刀醫生!

  他又要把她帶回那個煉獄般地方!

  阮意歡一看到這人,就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她慘白着臉將身子蜷成一團,卻被傅山暴戾地扯過去,「給老子躺好!怕什麼怕?你肚子里懷的可是龍種!」

  說著他轉過去對醫生賠了個笑,搓着手指,眼裡露出貪婪的光。

  「實在抱歉,我也不想弄傷了金主的代孕容器,可這女人實在太……來,你過來幫我驗驗她受孕成功了嗎?如果成功了,那之前說好的五千萬……」

  醫生公事公辦地點點頭,面無表情地打開醫療箱,「你固定住她,把衣服脫了。」

  阮意歡只覺得身體被抬起,然後嚯地扔上沙發。傅山將她的雙手抬起固定在頭頂,膝蓋壓住她的腿,笑容險惡至極,陰測測響在她耳邊——

  「說起來,你脫了什麼樣,我還沒見過呢。」

  緊接着,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傅山一隻手發力,將她連衣裙撕了個稀爛!

  刺啦——

  布料撕裂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里聽來分外可怖!

  「啊!」

  冰涼的空氣包裹上來,阮意歡尖叫一聲,拼盡全力想要掙脫,但卻無濟於事!

  傅山、傅山竟然要她當著親生父親的面,在他和小三做過的沙發上被迫做**檢查!

  阮意歡狂亂地搖着頭,眼神驚懼,「不要,求求你們,不要……」

  回應她的是醫生的無動於衷,與傅山狂妄的笑聲。

  阮曄在不遠處目眥欲裂,發出野獸受傷般的怒號,「住手!一群畜生!我殺了你們!」然而,他殘破的身體卻不允許他再靠近一分。

  眼看着醫生拿着擴宮器越走越近,阮意歡心神俱裂!醫生冰涼的手指已經接觸到她的腿間,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她忽然掙出一隻腿,用力頂在傅山的要害!

  傅山吃痛放手,就在這時,阮意歡瞄準醫療箱里的手術刀,求生欲讓她極快地撿起刀,胡亂扎進了醫生的手背!

  一時間房間被哀嚎聲充斥!

  阮意歡終於得了自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緊緊攥住那把手術刀,手腳並用地爬到阮曄身側,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

  傅山和醫生都想要把她捉住,卻又畏於她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