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四章 幕後黑手

  純白色邁巴赫在高速路上飛馳,車內暖氣十足。

  后座的真皮座椅上,側躺着一抹瘦弱的身影。精緻的一張小臉半裹在烏髮里,蒼白得惹人憐惜。頰邊還沾着斑斑血跡,微微蹙着眉,好似睡夢中也不得安穩。

  「意歡,記得要……報仇……」

  黑暗中又浮現出父親瀕死的臉,阮意歡身體劇烈顫抖着,豁然坐起,冷汗從鬢角淌下!

  睜開眼,眼前是全然陌生的景象。

  寬闊的空間,豪華的車頂,一應俱全的設備……阮意歡澀着嗓子剛想說話,一份文件便輕飄飄的被扔到了自己臉上,隨之是男人冷漠嘲弄的聲音,「呵,阮家大小姐,阮意歡?」

  雪白的A4紙跌在膝蓋,阮意歡低頭望去,正是一張關於她的尋人啟事!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阮意歡茫然地捏起一角,正想詢問,下顎已經被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道抬起。

  男人一張放大的俊臉近在眼前,每一處都完美得無從挑剔。只是那張薄唇吐出來的話卻殘忍絕情,「阮家為了商戰連女兒都捨得出去?就憑你——也想懷我的孩子?」

  下巴被捏的生疼,阮意歡從他瞳仁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慘白如鬼,滿臉血污,像是從修羅場爬上來的惡靈。

  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一湧入腦海,阮意歡終於理出頭緒來,有些怔楞地盯着他,開口卻只發出兩個音節,「……是你?」

  竟然又是他——今天撞到她的封雲陵!

  封雲陵動了動眉毛,眸光裡帶着冷嘲和玩味,「怎麼,想不到?」

  這女人竟生生從他眼皮底下逃走!如果不是她小腿那條明顯的傷痕,他還認不出她!

  不知是不是車內太過溫暖,阮意歡竟有些想哭,第一反應便是去摸他給的那件外套,吶吶道,「對不起,你的衣服……」被她落在阮家了。

  「不必找了。」封雲陵狹長的鳳眸里儘是厭惡,長指鬆開她,掏出方巾來仔細擦乾淨了手,「被你碰過的東西,我嫌臟。」

  阮意歡獃獃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個男人怎麼會有那麼多種面孔?明明之前對她,還是一副如沐春風的神色。

  「別想多。」彷彿看穿她在想什麼,封雲陵冷笑一聲,「對待不傷及我利益的人,我都會溫柔一些。只是現在,你享受不了這待遇了。阮小姐——」

  他眼底的寒光令人害怕,轉頭對車上幾個人乾脆利落地打了個手勢。

  「押起來,給我灌!」

  阮意歡還沒反應過來,四肢便被幾個黑衣保鏢齊齊困住,一碗黑漆漆的液體被送到唇邊,帶着難聞的味道。

  腦袋昏昏沉沉,她掙扎的力氣很小,聲音微弱,「你幹什麼?!」

  封雲陵似乎被她的反抗激怒,一把推開一個保鏢,接過那碗葯,便毫無憐惜地捏開她的腮幫,一股腦往裏面灌進去!

  他動作沒有絲毫猶豫,眼裡像是被揉了一把冰渣子,冷冷看着她嗆咳掙扎,「阮家想代孕我的孩子來牽制我,以為可以和封家並駕齊驅?回去告訴你爸,他做夢!」

  苦澀的葯汁爭先恐後地湧入口中,阮意歡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