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五章 提出合作

  封宅。富麗堂皇的洛可可風格建築,內部華麗猶如宮殿。

  阮意歡再一次從黑暗中醒來,入目儘是天花板繁複的線腳。她怔忪了好一會兒,依然沒弄明白自己身在何處。

  身上的傷口像是被處理過,溫暖乾燥。只是口渴得厲害。

  她慢慢起身想要找水,側旁一個帶着譏諷的邪魅男聲就闖進耳朵,「醒了?」

  這個聲音!

  阮意歡本能地抖了一下,又驚又怒地循着聲源看去,果然見到封雲陵閑閑坐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隨意交疊,手裡掂着一杯紅酒,正似笑非笑地睇着她。

  「這樣都死不了,阮小姐命還真……挺硬的。」

  阮意歡自然能聽出他語氣里的冷嘲,沒有精神同他理論,她動作緩慢地穿上鞋子,一言不發地想往外走。

  她要離開這個地方——至少不能和這男人待在一起。

  才邁出兩步,手臂便被一股大力重重一扯,虛弱的身體霎時失去平衡,跌在軟軟的床上。

  阮意歡被摔得頭昏腦漲,感覺才包紮好的傷口又一次迸裂。她咬牙悶哼一聲,不耐地抬眼去看,只見男人撐着雙臂將她困在其中,深邃的眸里有着審視的意味。

  溫熱的呼吸撲在鼻端,甚至可以看見他纖長黑亮的睫毛。

  阮意歡撇開目光,盡量用自己最冷漠的聲音,「封先生,請你讓一讓,我要離開。」

  「離開?」封雲陵像是在逗弄一隻落入陷阱的小動物,骨節分明的手指挑起她一縷長發繞圈,「你現在進退維谷,離開,還有哪裡能容得下你?」

  阮意歡被噎得說不出話來,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與你無關!」

  不論付出什麼代價,她都會找到方法,回來將傅山欠他們的,加倍討還!

  這樣想着,阮意歡瞪了他一眼,兩手用力將他推開,站起來整整衣服,強忍着傷口的疼痛往門口走去。

  出乎意料的,封雲陵這次沒有攔她。

  只是在她手接觸到門把手的那一刻,房間里牆壁上的電視忽然打開!裏面的財經節目正在播報一則新聞。

  「自阮曄突然去世,風雨飄搖多日的阮氏今天宣布由阮家乘龍快婿傅山接手……」

  阮意歡的腳步豁然頓住,目不轉睛地盯着屏幕!

  電視里畫面一切,轉到記者採訪傅山的畫面。鏡頭下,傅山依然是平日里冠冕堂皇的模樣,衣服和頭髮打理得一絲不苟,作出一副分外沉重的模樣,緩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