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只是路過》[愛情,只是路過] - 第九章 任他索取

  只是這個時候的阮意歡,同之前判若兩人,尤其是那一對明亮的眼睛裏,似乎有了別種特別的味道。

  她的身上穿着單薄的睡裙,頭髮濕漉漉的披散在肩頭,顯得風情萬種。

  封雲陵的鷹眸在看見阮意歡的時候閃過一絲驚艷,卻很快黯淡,他看着阮意歡臉上掛着一抹嬌柔嫵媚的笑,腳步緩慢,一步一步的來到了他的面前。

  「封總,早上好。」阮意歡紅唇輕啟,吐露的每一個字眼,都帶着曖昧的氣息。她站在封雲陵的面前,歪頭看着他笑,眼底漾出的笑意任誰看了都覺得溫柔且無害。

  封雲陵墨黑的眼底,看不到任何的光彩,倒是認真的看向了她的眼睛。

  見他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反應,阮意歡在心底暗罵一聲,便伸出她柔若無骨的手,抬起放在了他的肩上,頗有些撒嬌的味道:「封總,我們之前的協議可還作數?你助我奪回阮家,我……」

  「任你索取。」她踮起腳尖,紅唇湊到了封雲陵的耳邊,低聲細語。

  封雲陵的心底在發出冷笑,這個女人,忽然轉了性了!這嫵媚而完全失去自我的樣子,倒是真的讓人,有點受不了呢。

  「是嗎?」半晌,封雲陵開口,語調微揚,聲音玩味。

  阮意歡點頭:「不信我?」她抬眼看他,眸子里閃爍着真誠而嫵媚的色彩。

  封雲陵銳利的眼睛眯成一條線,同時伸出手去一把按住了她纖細而瘦弱的腰肢:「要我信?」

  她點頭,嫵媚的笑,甚至伸出手來按住了他的薄唇:「信我,好不好?」

  嬌嗔的聲音里甚至帶着請求的味道。

  「好。」封雲陵點了點頭,冰涼的指尖拂過她耳朵的邊緣,輕附在她的耳邊吹氣低語:「脫了,我就信。」

  阮意歡咬緊牙關,心底閃過瞬間的蔑視,這個男人果然是以辱她取樂么?又或是想讓她認栽?

  他錯了,她阮意歡從那個門中出來,就沒想過認輸。

  即使,付出她的一切!她也必須奪回阮家,必須!

  想到這兒,阮意歡瀲了眸子掩面而笑,嫵媚依然,同時伸出她細嫩而白皙的右手,將睡衣左邊的肩帶直接拉了下去。

  封雲陵墨黑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清冷的光芒,這個女人還真的照做?

  阮意歡的眼底閃爍着嫵媚的笑,不斷的朝前邁着腳步,直到把封雲陵一把推到了柔軟的沙發里,她的笑意更加嬌柔了幾分。

  纖長藕白的雙腿,分別落在了他的腿兩側。曖昧的氣息撲面而來,封雲陵看着這樣的阮意歡內心嗤笑。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能堅持到多久。

  「不好了,三少,不好了。」一陣急促的聲音傳來,伴隨着聲音一起到來的是管家寬厚的身影。

  阮意歡的嘴角一僵,放在了封雲陵胸前的指尖頓時停下來,右手撫上肩頭將衣服弄好。

  封雲陵墨黑的眸子轉了轉,然後十分淡定的扭頭看向了站在門口的管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