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烈酒,至死方休》[愛如烈酒,至死方休] - 第2章 是不是周瑤說的我就得認?

  夏汐然整個人都呆掉了。

  她快速的扔掉了水果刀,卻看到秦墨折了回來,在看到她此時驚訝慌亂的表情時,那雙眸子就像餵了毒一般。

  「秦哥哥,汐然姐怪我說出了她和葉明哲的事情,她要殺了我!」

  周瑤捂着肚子哭的好不傷心。

  「我沒有,不是我。」

  夏汐然着急的解釋着,可是下一刻卻被秦墨一腳給踹飛了。

  她的身子撞到身後的桌角上,腰疼的快要斷掉了一般,卻聽到秦墨咬牙切齒的說:「如果周瑤有什麼不測,我讓你陪葬!」

  「不是我做的,秦墨,我沒傷她!」

  夏汐然的眼眶被淚水漲的生疼生疼的。

  秦墨卻不聽她解釋,對一旁的保鏢說:「把夏汐然帶去醫院。
她是O型血,如果周瑤需要輸血就用她的!」

  夏汐然心痛的快要死掉了,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愛了三年的男人。
可是還沒等她說什麼,雙手已經被人扣住,強迫着押上了車。

  一路呼嘯着到了醫院,周瑤被送進了急救室,而秦墨卻在下一刻扣住了夏汐然的下巴,那力道恨不得將她的下頜骨給捏碎了。

  「夏汐然,你給我聽好了,周瑤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會讓你把牢底坐穿。」

  「不是我!」

  夏汐然心痛的看着秦墨。

  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相信她?

  「是不是周瑤說什麼我都得認?
秦墨,什麼時候你變得如此愚蠢了?」

  夏汐然的話讓秦墨的眸子瞬間冷了下來。

  「你真的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是么?
夏汐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