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烈酒,至死方休》[愛如烈酒,至死方休] - 第3章 就算把她抽死了也得救周瑤(2)

已的時候,自己就被當作垃圾似的扔給了醫生。
而她身上的睡衣此時有些松垮。

  秦墨捂住了她睡衣的領口,嘲諷的說:「你現在打算用這幅身子取悅醫生,然後讓他給你少抽點血么?
你果然夠賤!
任何場合任何地點都脫不了你骨子裡的淫,盪!」

  秦墨的話刺的夏汐然心裏鮮血直流。

  在他心裏,她現在就是這樣的女人了是嗎?

  夏汐然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還是緊緊地握住了床單,重新裹住了自己,然後堅定的說:「我不給她輸血!
我不欠周瑤的!
不管你信不信,她的一切悲慘都和我沒關係!
我和明哲哥也是清白的!」

  「把她給我綁進去!」

  秦墨額頭上的青筋凸起,說的話更是彷如地獄裏出來的一般。

  夏汐然掙扎着,卻抵不過秦墨保鏢的力氣,她哭喊着被送進了手術室。

  為了怕她掙扎,秦墨找人捆住了她的手腳。

  夏汐然難過的快要死掉了。

  本該昏迷的周瑤在看到她此時的慘狀時笑着說:「心痛了嗎?
被自己心愛之人如此對待,活的連個妓,女都不如,你現在是不是特別難受?」

  夏汐然看着周瑤眼底的笑意憤怒的問道:「周瑤,你到底要幹什麼?
你的車禍和我沒有關係你自己是清楚地,剛才也是你自己傷了你自己,你到底為什麼要如此對我?」

  「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讓秦哥哥厭惡你,憎恨你,讓你不好過咯。」

  周瑤笑的得意,眼底卻划過一絲憤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