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如烈酒,至死方休》[愛如烈酒,至死方休] - 第7章 這就是你玩弄我的下場

  千鈞一髮之際,秦墨一把抓住了夏汐然的腿將她拉了上去。

  夏汐然只覺得心口砰砰直跳,差點被毀容的恐懼讓她的臉色更加蒼白如紙。

  秦墨的眉頭微微皺起,卻沒說什麼,生氣的轉身走了。

  夏汐然被秦墨轉移到了郊區別墅。

  她的身邊有張媽二十四小時的監視着,甚至連上廁所都跟着,而別墅外面的保鏢更是多的讓夏汐然插翅也難飛。

  夏汐然真的像個犯人似的被秦墨給關了起來。

  他沒收了她的手機,拔了別墅里的電話線和網線,甚至連電視線都給拔了。

  夏汐然就像個籠中鳥似的,每天被逼着吃營養品,她如果不吃,秦墨就找人給她掛營養液。

  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過去了,夏汐然不但沒胖反而瘦了,不過失去的血倒是補了回來。

  她開始不說不笑,一個人獃獃的看着窗戶外面的花草,真正的感覺到什麼是畫地為牢的意思了。

  秦墨在醫生說夏汐然可以進行房事的時候來了。

  夏汐然看到秦墨,逼着自己冷漠。

  她對秦墨是有恨的。

  因為嫉妒,他幫着周瑤這樣折磨她,這讓夏汐然怎麼都過不去心裏這道坎。

  可是她依然還是愛着他的。

  三年的戀愛,一千多個日夜的點點滴滴,曾經他對她的寵溺都讓她割捨不掉。

  愛恨交織的情感折磨的夏汐然快要瘋掉了。

  她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愛着秦墨,也沒辦法去深深地恨着他,只能冷漠着,可是她的這種態度卻刺激到了秦墨。

  「怎麼?
因為來的人不是葉明哲,所以來敷衍我一下都不想做了是嗎?」

  秦墨一想到她曾經和自己在一起時候的熱情,再看看夏汐然現在對他的冷漠,他的心裏就燃起熊熊烈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