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2、

2、不是她的良人的他

雨越下越大,前面的路段積水堵車,駕駛座上的陳金開口: ”景少,一時半會過不去,不然掉頭回殷小姐那裡? ”

后座那個男人稜角分明的俊顏下,雙眸緊閉,手指在太陽穴上按壓片刻,凌厲道: ”阿金,你跟我多久了? ”

”九,九年, ”陳金腦海里片刻閃過,傍晚機場接機放行李。

景恆接電話,殷妙蹲在路邊的角落冒着冷汗,硬是把一大把的藥片塞到嘴裏咽進去的場景。

他咬咬牙,輕聲回: ”我,我多嘴了,對不起,景少。 ”

后座的那個男人人,這才斂去眼裡的寒光,陳金趕緊低頭專心開車。

手機響起,陳金支支吾吾的說: ”是,時….小姐的電話。 ”

”回,半個小時必到, ”景恆沉沉的甩出幾個字。

陳金一咬牙掉了車頭急速奔上環城路,這下可好,景少一句話,他這暴雨中繞遠飆車拐小路,明天等着交大筆罰單吧!

***

時芊芊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看着瓢潑大雨收起笑意。

她清了清嗓子,柔柔的衝著廚房喊道: ”秦媽,開始炒菜吧,把薑湯熱上,景少一會就回來了。 ”

她和景恆認識九年,她想,是時候算計一下結婚這檔子事了。

外面暴風驟雨,城北的桂園別墅里卻其樂融融。

飯後,秦媽和其他下人收拾完畢,一一告退,景恆接過時芊芊遞來的熱毛巾不緊不慢的擦着手。

時芊芊從桌子上捧起葯,吹了吹喝了一口,蹙起了眉頭,一雙桃花眼萬種風情慢慢眺向景恆。

”阿恆,這葯好……苦, ”她吐着小舌,淚眼汪汪。

”芊芊,挑個日子我們結婚,八月八可好? ”景恆修長的手指夾了塊桌上的桂花糖,擦着那紅唇轉個圈推了進去,臨了指腹摩挲着那沾染葯滴的唇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