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3、

眼裡有你,恨意更深

金鑽公寓里被凍醒的殷妙混混沌沌爬起來,想起秦勉給她打過電話,頭好疼談話的內容半點印象都沒了。

殷妙看了眼沒電的手機插好充電,並沒什麼信息。

有那麼點即逝的希望,除了公事誰還會給她打電話?

景恆不在的時候,殷妙不在主卧那張讓她覺得屈辱的床上睡覺的。

她會窩在閣樓的榻榻米上,摟着放滿的各種玩偶睡,五年前她開始失眠,只有這樣才覺得不空虛寂寞。

睡得很沉很沉像漂浮在水中,殷妙又回到六歲那年的初夏。

她穿着媽媽新做的蓬蓬裙,剛洗了的長捲髮沒有扎,便着急在梔子樹下盪鞦韆。

突然就看見個比她還漂亮的他由遠而近走來,像畫中人。

一定是婆婆說的故事裏,神仙走丟走到她家了嗎?

後來,她就偷偷的喜歡上了比她大兩歲的他,一喜歡就是好多好多年,她叫他小景哥哥。

十歲的殷妙眨着天真無邪的眼睛苦惱的問:

”爸爸,我們搬家了沒跟小景哥哥道別,他會找不到妙妙的。 ”

”妙妙乖,小景他……他出國了,長大就回來了。 ”爸爸滿眼慈愛,摸着她頭頂嘆着氣。

十五歲那年殷妙再見他:

白襯衫灰藍校服褲,唔,和想像中的一樣,果然跟那些傻男生不一樣哦,同樣的衣服小景穿,帥的人神共憤喲。

他長的那麼高、她只到他的肩頭,如果以後接個吻是不是要踮腳尖,她這麼想着都紅了臉,她的小景哥哥回來了,真好!

之後,他卻沒有對她像以前那樣,很好很溫柔。

他的溫柔都是假裝的?

爸爸在的時候他會對她寵,人後對她壞極了。

後來才知道,是爸爸欠他們家的,他失蹤的五年並沒出國而是蝸居在方城的老鼠堀都說是人間煉獄的地方。

景伯伯早在五年前就因為破產跳樓,他媽媽得病去世,他的妹妹小景瑟也沒了,所以他恨是應該的吧!

她由着他,她會忍,她的心也疼。

”殷泰富,你接我回來,用你那點家底和殷家姐弟的未來是換我的忠誠、你的心安?算盤打得太精明,呵,你死不瞑目吧…… ”爸爸病危的床前,他陰惻惻的吼道。

爸爸在呼吸罩里憋紅了臉嘟囔辯解卻什麼也說不清,最終是睜着眼含着淚離開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