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4、

第二天清晨,殷妙頭暈腦脹的,想着景恆臨走之前的交待,嘴角噙着一抹苦笑,隨手就撥了秦勉的電話請假。

她把項目有關文件以及連夜寫的總結又發了一份給秦勉備案。

恆達實業所有的項目進展都要同步存到公用資料庫,這麼做看似多此一舉,其實她是有備無患的。

確認秦勉收到,殷妙把手機靜音扔到了客廳的茶几上,帶了簡單的行李坐上早就預約好的車,回老家連城下屬的靜水古鎮辦事兒。

之後兩天,景恆忙着洲際比賽運動員村的項目競標,出了個短差.

等他回來的時,才想起被他冷藏的殷妙,便把秦勉叫進來問。

”殷妙這兩天沒來? ”景恆脫下西服扯掉脖子上的領帶,語氣不耐。

秦勉大氣不敢吭: ”殷助理請假了,說要去檢查身體,正好把年假休了,您還簽了字的,我就……. ”

”關鍵時候掉鏈子,項目交接了嗎,我還有新任務呢,當甩手掌柜嗎! ”

”景總,您走之前我跟您彙報過,交接了,您還讓我從財務部調個既懂項目又能結算的人,時小姐推薦來公司的…… ”

景恆擺擺手,秦勉夾着尾巴走的時候,他又甩下一句話: ”通知殷妙,明天來上班! ”

秦勉一個頭兩個大,他聯繫不上啊,這叫他去哪裡變出來一個殷妙!

~~~

殷妙總是最早到辦公室的那一個,剛刷開門禁,就看見自己的辦公空間有個人半蹲着不知道在翻騰什麼。

殷妙眯起雙眼,清了清嗓子,那人驚覺的叫了聲,呀,誰啊!

抬眼看見殷妙,愣了片刻,逐直起身子,揚起不自然的笑,伸出手來打招呼: ”殷助理,早,我是秦燕,接管榮城項目…… ”

殷妙笑了笑: ”秦小姐勤奮,項目資料都在資料庫,秦主任沒說嗎?我工位上你能找到什麼! ”說罷,殷妙把手裡拎着的早餐重重的擱到桌上,轉身走人。

”我哥……, ”秦艷想起時芊芊的囑咐,冷哼一聲,其實真沒發現什麼。總裁辦又不是菜市場,她好不容易逮着機會,還是昨天懇請了半天秦勉給她用了門卡說要來早工作,結果這樣!

殷妙什麼態度,不過是個過氣的助理,耍什麼潦倒大小姐的威風,她秦燕可是有後台的,不僅有未來總裁夫人推薦,還有她遠房表哥秦勉。

殷妙給自己倒了杯紅棗茶,病因為這幾天的舟車勞累沒好利索,一大早胃不舒服頭又疼,但她沒理由再請假!

所以挑在周五露面,興許周末還能緩兩天,前提是景恆不出什麼幺蛾子,蹙着眉頭灌下熱茶,洗去身體的疲憊。

殷妙再出來,秘書邱甜歡快的迎上: ”妙妙啊,你好些了嗎,打了那麼多電話,昨天才回我,哎呦你的大卷長發啊,怎麼剪了,那麼好看啊,好可惜…… ”

接着她沖殷妙使了個眼色,對着秦燕那邊翻了個白眼,努努嘴,無聲口型的說: ”好討厭、空降兵! ”昨天在微信里跟殷妙都八卦過,但是她還是不爽。

殷妙溫柔一笑: ”小甜,茶水間冰箱里我放了你愛喝的清涼補,有空記得喝。 ”

邱甜對殷妙一陣感嘆: ”還是我妙好,完了,完了,忘了這茬,剛才景總找你,你趕緊進去。 ”

殷妙撫着胸口,吸了口氣,輕聲叩門。

景恆對她向來是陰晴不定,隨時發飆,她多少還是會緊張。

隔了會,才聽到冷冽的一聲: ”進! ”

推開門看着正對面景恆的位置上空空如也,殷妙正納悶,就聽見不快的調侃: ”殷助理休假愉快,都忘了金主在哪兒了,嗯? ”

殷妙關了門,聞聲瞧見側面的皮質沙發上,某人長腿疊加,拿着餐巾紙不緊不慢的擦着修長的手指。

只是,他面前的食物餐盒怎麼那麼眼熟!

”哦,謝謝殷助理特意買的老譚家的早餐,彌補虧欠,辛苦了! ”景恆在晨光下,整個人散發著優雅懶散的氣息。

殷妙,微不可見的蹙眉,那端男子再沒了調笑的興緻,聲如冰潭: ”過來! ”

二十分鐘後,殷妙艱難的咽下最後一口高湯,有了想吐的衝動。

景恆早開始處理文件,像是長了第三隻眼似的: ”殷妙,你敢給我吐出來試試,以後來我辦公室吃早餐,不許吃亂七八糟的垃圾食物,看你着塑料體格,怎麼生孩子,浪費基因! ”

殷妙這時眼角微紅,倔強的朝他瞥了一眼。

”怎麼不好意思白吃白喝,繼續用今兒這種早餐跟我換! ”某男看着殷妙因生氣緊繃的背,恨恨道。

”嗯,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