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5、

殷妙果真是加班到最後走人,此時公司的各部門負責人和景恆去開準備會順便聚餐了。

殷妙站在路邊準備打個車回家,抬眼看到被夕陽染盡的天邊、身邊熱鬧的人群,嘆了口氣,身上彷彿背着一座大山,壓得她喘不過來氣。

金城一年一度的花火節開始了,她絲毫沒沾上這份喜悅輕鬆的氣息。

”殷助理? ”輕柔的聲線打斷了殷妙的思緒。

一輛白色的豪車緩緩的擦着路邊停在殷妙身旁,看來是等她已久?

殷妙撩撥了額前的碎發才看清,搖下的車窗里是時芊芊,她不由得一怔,有點突然,比她預想的早了些。

”你好,時小姐, ”殷妙掛着淡然的微笑點頭。

~~~

恆達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殷妙沒坐時芊芊的車,她先行而來。

時芊芊說有些事兒想跟她聊,這是她們第一次正式見面,之前從未有過交集,說到這點不得不佩服景恆的手段,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他身邊的兩個女人被他安排的涇渭分明。

時芊芊一襲白衣帶着點明星范飄然而至,殷妙僅有的印象里這個女子只穿白色衣服。

殷妙今天是典型的上班狗打扮,工裝,頭髮剪短後忙了一天亂蓬蓬,她那秀麗的小臉因着疲憊、加班、病,顯得憔悴至極。

”我點了飲品,時小姐隨意, ”殷妙指着桌上的杯子說。

”我沒記錯今天是小暑,殷助理不來一杯西瓜汁嗎? ”時芊芊笑得溫婉,桃花眼一閃一閃。

”不了,我熱傷風。 ”殷妙向來是怕冷不怕熱。

”我….., ”時芊芊雙眼含着水霧,說起來她五官並不是精緻的那種美,卻極有風情。

殷妙抬起頭,晶亮的眼睛坦坦蕩蕩: ”時小姐,我沒懷孕,對上位不感興趣,只想安安靜靜的工作,給弟弟繳醫療費,你信嗎?我巴不得立刻滾蛋,你能滿足我?! ”說完嘴角掛着一絲嘲弄的笑。

讓曾經方城最大銷金窟頭牌媽媽桑,人精中的戰鬥機,時芊芊愣住了。

”殷助理,你跟我想的一點也不一樣,不……不是那意思, ”時芊芊懊惱的支着下顎,風月場烙上的印記,她舉手投足都是不自覺的魅惑人心。

”我沒錢,這幾年我只拿基本出勤工資,要還景恆給我弟的醫療費,對我來說是無底洞填不完,這些秦勉都知道,秦燕翻我的東西也應該了解吧。 ”殷妙緊鎖眉頭,滿是無奈道。

”奧,這、這張卡是我的一點心意, ”時芊芊從隨身的限量版大牌包里,快速的拿出一張黑金卡,用指尖推了過去又趕緊的縮了回來,她手背上有一道猙獰的疤痕,花過大價錢植皮美容過但去不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