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6、

轉個周三,夜晚,殷妙在收拾明天出差的行李,確切的說是她離開金城的行囊。

大門突然滴答一聲,殷妙轉頭就看見景恆跌跌撞撞的進門,她的雙眼瞬間睜大停了片刻,意外!

這才走上前,他不是應該在慶功宴嗎,合同都簽了只差官宣。

景恆蹙着眉頭,臉色在燈影交錯下泛着醉酒後的青白,即便如此也是顏值在線,翩翩公子一枚。

”宴會完了嗎,又喝多了, ”殷妙念叨着,像曾經的無數次,嫻熟的幫他褪掉西服,輕輕的解下領帶,細緻的折好放在西服的口袋裡。

領帶的花色一看就知道是時芊芊的品味,當然不能落在殷妙的家裡。

”妙妙,我餓了, ”某人嗓音啞啞的,帶着點撒嬌,從身後抱緊要去廚房給他弄個解酒湯的殷妙。

殷妙唇角揚起無奈的笑,這是八百年遇不到一次,景恆深度酒醉,開啟二哈模式的耍酒瘋了。

景恆的下顎抵着殷妙的頭,雙臂攏的越來越緊,殷妙都喘不過氣了,不得不掰開他的胳膊: ”景恆,放開,我給你去煮麵,好嗎? ”

對方不鬆懈,拿那張帥臉繼續求蹭,求關注!

殷妙無奈: ”小景,小景哥哥,給你煮最愛吃的番茄蛋面呢,可好? ”

”嗯! ”

殷妙一陣暈眩,被景恆轉了個身,與他四目相對,那雙如子夜般幽深的眼眸,閃着光又矇著霧,讓她沉醉望不到底。

景恆眨眨眼,笑慢慢放大,低頭輕輕的琢上殷妙的唇瓣,喃喃道: ”你做什麼都好吃,妙妙,可我更想吃你的! ”

殷妙汗顏,知道這人現在的狀態說什麼都不作數,但是心裏難免有漣漪。

景恆有毒,即便是她下定決心拋棄一切的時候,扔能被撩撥,殷妙用力握拳,指甲刺痛了掌心,讓她清醒。

飯桌上,景大少爺,滿足的吃面,殷妙趁機把她的箱子鎖死,正在這個時候門鈴響起,殷妙納罕,這又是誰?

貓眼裡是阿金,殷妙打開門道: ”接他嗎,你進來等會,他吃面呢,你要不要也來點。 ”

阿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連連說,不不不,謝謝,殷助理!老大今晚住在這兒。 ”說完遞上兩個大紙袋,潔癖狗景恆的換洗衣服。

”時小姐不在本地? ”殷妙看阿金轉身要走,不由得問了一句。

”嗯!殷助理,老大不容易,您…..麻煩您多擔待他, ”阿金搓搓手,鞠個躬,轉身離開。

這周殷妙都出外勤,據說朱方美君女士會不定時去恆達,應該是特意安排讓她避讓,不跟時芊芊碰面。

偶爾,邱甜會給殷妙發微信八卦。

看見未來總裁夫人了,人俏親民,大手筆慰勞各部門,送了好多水果甜點……

特大八卦,朱方美君信佛,時芊芊可真牛,速速安排行程,不遠千里要帶她去五絕山拜拜了,等等。

殷妙看見吃完面一隻胳膊支着桌子,發獃的景恆,這會兒像他年少時,滿目純凈,一臉溫情,那不知愁滋味的俊朗少年!

她嘆了口氣道: ”小景,是阿金來了,送你明天穿的衣服,去洗漱吧,我先去收拾一下。 ”

那邊,乖乖的嗯了一聲。

殷妙想起,最初來金城的那兩年,自己一邊在恆達、一邊在大學半工半讀兩頭跑,那時她和他就是這種同居關係,直到三年前他接回來時芊芊,同時又把殷軒送出國治療,他就不在跟她同住,不會過夜……

有一次無意間碰到秦媽,她對殷妙一臉不屑道,哎,我們時小姐怕黑,怕雷電……少爺不管在忙再累,都會趕回去的,女人就該被自己的男人寵,不像某些不要臉的上趕着倒貼的……

殷妙糾結着,進到主卧,她硬要去樓上睡,又怕景恆發飆,明天出差和之後的計劃被打亂,哎算了,反正沒有以後。

景恆洗完澡背靠着床頭,烏黑的發梢還有水滴,**着胸膛,嘴裏叼着根沒點着的煙,神情變得清明不少,痞帥痞帥的。

”喝了蜂蜜水,再抽吧, ”殷妙遞過去水,景恆把煙扔到了垃圾桶里,拿過杯子大口灌完。

嘟囔一句: ”不抽,你該咳嗽了。 ”

殷妙沒聽清。

”簽了合同不高興嗎? ”今天景恆有點怪,殷妙拿起毛巾給他擦頭髮,真跟養了個大狗狗似的,她又忍不住問道。

”還行,妙妙,你有事兒,有心事兒吧! ”景恆從毛巾里抬起微微泛着粉色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殷妙,隨即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