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7、

又是一年盛夏,海城的某處高檔寫字樓,一身抹茶色長裙的窈窕女子無奈的站在大樓側門的玻璃幕旁。

突然下起雨來,她來合作方拿點資料也沒帶傘,正想着去哪兒待會避雨,身後便有人輕聲打招呼: ”程總監? ”

程予扭過頭眉間有絲困惑,有個年輕帥氣的小夥子跑過來,遞上一把傘。

”您先用,我是HY的小吳, ”說完羞澀一笑,轉身追上一群職場人士。

程予莞爾,第三次來合作方,每一次都有艷遇,現在的小鮮肉都這麼熱情?

程予突升戲謔心,衝著那邊喊了聲: ”謝謝,小吳,明天請你喝咖啡哦! ”

小夥子早紅了臉,程予擺擺手以示謝意,轉身時裙擺旋出了柔美的弧度,HT的人私下裡早封程予為女神了。

人群中心圍合著一個高大的男子,他堅毅的下顎微微揚起,深邃目光透過人群,凝視着程予的背影片刻,隨即冷着臉點點頭,眾人快步跟上。

***

程予敲下最後一個字符,確保明天的提案無誤,把電腦合上伸了個懶腰。

她隨手推開酒店的窗戶,已暮色四合華燈初上,雨後帶着泥土芳香的空氣撲面而來。

深深呼吸後,程予從桌上拿起一根纖細的薄荷女士煙點燃對着空氣呼出個圈。

鏡面里出現她的影像,撩起額前發,那兒有一道疤痕,身上有更多,經過數十次的手術還是會留下清淺的痕迹,就像告訴你,裂了的再也癒合不了一樣。

煙霧中的女子肆意飛揚的笑,這個臉和以前的有幾分相似?

兩千多個日日夜夜後,都已模糊,唯有車禍後的慘烈會讓她在午夜夢回中驚醒恐懼!

她是曾經的殷妙如今的程予,這是涅槃重生的第六個年頭。

***

HY的大型會議室,自動窗帘緩緩上升,光線驟然變亮。

程予摘下眼鏡,關了手中講解用的激光筆,隨手捏捏鼻樑,還不怎麼適應光線,眯着眼看着合作方的眾人: ”設計方案,我就講到這裡,諸位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可以提問,我來解答。 ”

大家隨口問了幾個問題,就在程予以為提問結束,收拾資料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道低沉有力的聲線。

”我需要求證一個問題,度假村的主題明確,第一功能是明年春季的國際帆板公開賽,第二之後要將其改造成親子水上運動綜合體,不需要進行大規模重建拆建……pop的設計理念我們是尊重和認同的,但貴方所出具的方案,並沒完美的達到我方的訴求……我以及董事會對如此高額的設計費有異議。 ”

程予聽到這個聲音,腦子嗡的一聲炸響。

她低頭,手在桌子下握拳,指尖刺激掌心的疼意,讓她瞬間鎮定。

她穩住情緒這才放眼望向那端,漆黑如墨的眼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緒,但能直指人心,是她這輩子想忽略卻都不會忘記的那雙眼。

她能更坦然,她對自己說,再見來得太突然,不在意料之中卻又在冥冥之中,你要面對不能逃避,不是嗎?

世間的殷妙已在六年前,異國海島的公路上車禍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