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似蟬翼,經不起猜》[愛似蟬翼,經不起猜] - 9、

程予一邊想,一邊沿路朝酒店方向走,一道低沉的聲線將她驚擾。

”程總監,大晚上很有雅興! ”

程予嘴角還叼着煙,要不是一身成熟裝扮,怎麼看都有點不良少女的風範。

她佯裝淡定的把煙捻滅隨手扔到垃圾箱動作一氣呵成,這才發現自己剛才錯過的加長車,後車窗搖下,景恆手肘支着窗沿表情懶散自然的瞅着她。

程予倒退幾步,朝景恆點點頭: ”景董,晚上好,賞夜景嗎? ”對話很沒營養,但那又怎樣!

”上車,送你一程, ”景恆修長的手指在車窗上敲打着。

程予看了眼手裡沉甸甸的袋子,被磕碰的腿還是有點疼,腳上還踩着高跟,還有景恆的小動作,那表示此人的耐心有限。

做個理智的人吧,她點頭道謝: ”打擾了,謝了, ”說完從手包里拿出噴霧渾身上下一頓噴,基本的禮貌她不差,帶着煙味兒坐人車終歸不好。

程予坐前排副駕,打眼看見阿金開車還是頓了一下。

阿金點點頭,程予報了酒店地址,車程十來分鐘的樣子很近。

”程總監,聽吳昊說您是冰國籍,國語說的真好,是從小就過去了? ”阿金給人的感覺一直非常有親和力,相當會辦事兒,觀察力一流。他跟景恆怎麼認識的,曾經的殷妙並不清楚,只知道他是特種偵察兵退伍就當了景恆的貼身助理。

”哦,差不多,我父母是冰國人,我小時候收養的我, ”殷妙有點驚異阿金怎麼會問這。

”冒昧了,吳昊是我弟弟,同母異父,他最近總跟我聊起程總監,我就隨口一問,逾越了, ”阿金歉意的笑笑。

”沒什麼,沒什麼,孤兒這詞對咱們東方人來說有點敏感,覺得是被拋棄的。我養父養母對我非常好,直言不諱,讓我能自然而然的接受。不管親情愛情要活在當下的,我愛他們, ”程予低頭淺笑,對,這是她的心裏話,沒有肖恩夫婦就沒有現在的程予。

”怪不得,程總監性格好,讓吳昊總念叨, ”阿金鬆了口氣似的回道。

隱約間,後面景恆哼了一聲,阿金沒再說什麼。

到地方下車,程予道謝,正欲轉身之際,景恆又冷不丁冒出一句: ”程總監的解酒茶好喝的很,跟我以前喜歡的喝過的味道很像,能給個配方嗎? ”

程予有點措手不及,嗯了一聲,看見景恆伸出來的手機,才想起來這是要加微信嗎!

她尷尬一笑,任命的過去掃了添加。

”以前我家保姆媽媽也是華人她給的配方,後面我父母有葡萄酒莊園後,我們就常用,回頭我發給景董,今天謝了! ”

說完,程予毫不留戀,踩着高跟鞋噠噠噠邁着大步走了。

”有點像? ”景恆頭靠着車座椅背,手撫額,呢喃道。

”遠看身姿,五官,有個七八分,畢竟現在小姑娘們的化妝術都了得,近看六分,性格天壤之別,程小姐是個挺有故事的人。就咱們吳昊那種傻小子,才會覺得她是簡單那一卦…… ”阿金一邊說,一邊開車。

”嗯,解酒茶和她熬的味道一模一樣,只喝過她做的有那個味,加了杏皮和甘草片…… ”

夜晚,程予怎麼也睡不着,很久沒這樣了,腦子裡都是以往的片段,確切的說是這六年多的。

再見景恆,她都沒敢正眼仔細的看他,她怕回憶起以前的事兒,她怕自己平靜已久的情緒再爆發。

肖恩夫婦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