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心如止水的冷》[愛是心如止水的冷] - 第3章 我們離婚吧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指尖蘸着酒液,輕輕寫下這一句,唐如語的眸中已經蓄滿了淚水,映襯着窗外的雨幕一片模糊。

「哐啷……哐啷……」雷聲響起,震得門窗一直在響。

她卻猶自不覺,只怔怔的看着手機里的視頻發獃。

視頻中俊美無儔的男子輕摟着懷中的女子,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下去……

「唐如語,你在看什麼?」忽而,一道黑影罩住了桌子上的字,熟悉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

不等唐如語反應過來,手機已經被甩到了迎面的牆壁上,摔的四分五裂。

「放開我……」唐如語掙扎,可很快就被慕向離扛到了肩上,直到被甩到客廳冰涼的茶几上的時候,她才恍然驚醒,「慕向離,你放開我……」

晚了。

什麼都晚了。

伴着雷聲和她的嗚咽,直到她昏死過去,慕向離都沒有半點溫柔,沒有半點憐惜……

「太太,你醒醒,快醒醒。」耳邊傳來吳嫂着急的低喚,唐如語緩緩睜開了眼睛,才發現全身如同散了架般的痛。

「幾點了?」唐如語轉身看向窗外,雨聲淅瀝在窗前,這雨籠罩的整個世界都是陰霾,一如她的心。

「十點多了,太太,你發燒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唐如語抿了抿乾澀的唇瓣,「不了,你去藥箱里拿感冒藥和退燒藥給我就好了。」

「太太,你從前從來都不吃藥的,還是去醫院讓醫生看了後再決定吃什麼葯吧。」吳嫂一聽說她要吃藥,便有些慌了。

唐如語輕輕搖頭,「不必了。」她從前一直不肯吃藥,是擔心自己懷上了慕向離的孩子,影響孩子的健康。

可經歷了昨晚,她真的不想再要他的孩子了。

從今天開始,她不止是要吃感冒藥退燒藥,還要多吃一種她從前最不想吃的葯,那就是避孕藥。

她不愛慕向離了,再也不愛了。

都是她不好,當初就不該主動的去追求他。

結果,那一晚直接被喝醉的他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她一直記得那天清晨,慕向離靜靜的佇立在她的床前,一字一頓的說:「我可以給你婚姻,卻給不了你愛情,你接受就結婚,你不接受我會給你一張支票,從此,分道揚鑣。」

她想,他既然都說可以娶她了,將來就是兩個人朝夕相處的日子,不管他多不愛她,她總能捂熱他的心,讓他愛上她。

卻沒想到,這一捂就是三年,三年也沒有捂熱他的心。

三年了,他除了每個星期例行公事般的與她有一次夫妻之實外,從來都沒有那種本應該屬於夫妻間的互動。

他出差,身邊帶着的是旁的女人。

他參加宴會,身邊帶着的也是旁的女人。

甚至於他回慕家,身邊帶着的還是旁的女人。

除了給了她一張結婚證,讓她衣食無憂以外,再也沒有什麼了。

她總以為他不愛她,也不愛旁的女人,她就還是有希望的,畢竟,慕少是T市公認的換女人如同換衣的男人。

卻不曾想,三年了,他依然不愛她。

那便,她也不愛他好了。

  吳嫂不動,「太太,藥箱里的葯都過期了,還是不要吃了,好嗎?」

  唐如語掙扎着起身,下床,趿上了拖鞋到了柜子前,披了一件風衣,繫上扣子,便打了傘出去了。

  雨不大,無聲的打在身上傘上,讓她有種不是天空在流淚,而是她在流淚的感覺,淅淅瀝瀝。

  盛唐世家的別墅區里沒有藥店,出了別墅區,最近的藥店也在一公里之外。

  唐如語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滿是泥濘的路上,時不時的有車經過,她只管低着頭,看着鞋尖發獃,反正這一條路,一直走一直走就對了。

  不記得走過了多少次,只記得路的盡頭就是普通的住宅區,車水馬龍,超市生鮮,好不熱鬧。

  她喜歡那裡人間煙火的氣息,比盛唐世家的別墅有人味多了。

  忽而,有車迎面駛來。

  車開的飛快,還沒臨近,就濺起了地上水窪里的水噴了她一身。

  唐如語下意識的抬頭,才一看過去,就怔住了。

  視線與駕駛室里男子的目光先是絞在一起,隨即就是男子飛一樣的駛過她,也再一次的濺了她漫身的雨水。

  冰涼的水珠輕輕滴下,唐如語怔怔停下。

  腦子裡全都是慕向離在發現是她時狠踩油門的那一瞬間,他故意的,故意的濺了她一頭一臉的水。

  呵呵,她真是不懂了,不愛就不愛吧,又何必這般羞辱她。

  還有,她耳朵里是怎麼也揮之不去的他身邊副駕上的那個女孩張揚的笑聲。

  她知道那女子是在嘲笑被濺了雨水的她。

  可於她,一點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