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心如止水的冷》[愛是心如止水的冷] - 第5章 送我回家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指尖蘸着酒液,輕輕寫下這一句,唐如語的眸中已經蓄滿了淚水,映襯着窗外的雨幕一片模糊。

「哐啷……哐啷……」雷聲響起,震得門窗一直在響。

她卻猶自不覺,只怔怔的看着手機里的視頻發獃。

視頻中俊美無儔的男子輕摟着懷中的女子,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下去……

「唐如語,你在看什麼?」忽而,一道黑影罩住了桌子上的字,熟悉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

不等唐如語反應過來,手機已經被甩到了迎面的牆壁上,摔的四分五裂。

「放開我……」唐如語掙扎,可很快就被慕向離扛到了肩上,直到被甩到客廳冰涼的茶几上的時候,她才恍然驚醒,「慕向離,你放開我……」

晚了。

什麼都晚了。

伴着雷聲和她的嗚咽,直到她昏死過去,慕向離都沒有半點溫柔,沒有半點憐惜……

「太太,你醒醒,快醒醒。」耳邊傳來吳嫂着急的低喚,唐如語緩緩睜開了眼睛,才發現全身如同散了架般的痛。

「幾點了?」唐如語轉身看向窗外,雨聲淅瀝在窗前,這雨籠罩的整個世界都是陰霾,一如她的心。

「十點多了,太太,你發燒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唐如語抿了抿乾澀的唇瓣,「不了,你去藥箱里拿感冒藥和退燒藥給我就好了。」

「太太,你從前從來都不吃藥的,還是去醫院讓醫生看了後再決定吃什麼葯吧。」吳嫂一聽說她要吃藥,便有些慌了。

唐如語輕輕搖頭,「不必了。」她從前一直不肯吃藥,是擔心自己懷上了慕向離的孩子,影響孩子的健康。

可經歷了昨晚,她真的不想再要他的孩子了。

從今天開始,她不止是要吃感冒藥退燒藥,還要多吃一種她從前最不想吃的葯,那就是避孕藥。

她不愛慕向離了,再也不愛了。

都是她不好,當初就不該主動的去追求他。

結果,那一晚直接被喝醉的他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她一直記得那天清晨,慕向離靜靜的佇立在她的床前,一字一頓的說:「我可以給你婚姻,卻給不了你愛情,你接受就結婚,你不接受我會給你一張支票,從此,分道揚鑣。」

她想,他既然都說可以娶她了,將來就是兩個人朝夕相處的日子,不管他多不愛她,她總能捂熱他的心,讓他愛上她。

卻沒想到,這一捂就是三年,三年也沒有捂熱他的心。

三年了,他除了每個星期例行公事般的與她有一次夫妻之實外,從來都沒有那種本應該屬於夫妻間的互動。

他出差,身邊帶着的是旁的女人。

他參加宴會,身邊帶着的也是旁的女人。

甚至於他回慕家,身邊帶着的還是旁的女人。

除了給了她一張結婚證,讓她衣食無憂以外,再也沒有什麼了。

她總以為他不愛她,也不愛旁的女人,她就還是有希望的,畢竟,慕少是T市公認的換女人如同換衣的男人。

卻不曾想,三年了,他依然不愛她。

那便,她也不愛他好了。

  吳嫂不動,「太太,藥箱里的葯都過期了,還是不要吃了,好嗎?」

  唐如語掙扎着起身,下床,趿上了拖鞋到了柜子前,披了一件風衣,繫上扣子,便打了傘出去了。

  雨不大,無聲的打在身上傘上,讓她有種不是天空在流淚,而是她在流淚的感覺,淅淅瀝瀝。

  盛唐世家的別墅區里沒有藥店,出了別墅區,最近的藥店也在一公里之外。

  唐如語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滿是泥濘的路上,時不時的有車經過,她只管低着頭,看着鞋尖發獃,反正這一條路,一直走一直走就對了。

  不記得走過了多少次,只記得路的盡頭就是普通的住宅區,車水馬龍,超市生鮮,好不熱鬧。

  她喜歡那裡人間煙火的氣息,比盛唐世家的別墅有人味多了。

  忽而,有車迎面駛來。

  車開的飛快,還沒臨近,就濺起了地上水窪里的水噴了她一身。

  唐如語下意識的抬頭,才一看過去,就怔住了。

  視線與駕駛室里男子的目光先是絞在一起,隨即就是男子飛一樣的駛過她,也再一次的濺了她漫身的雨水。

  冰涼的水珠輕輕滴下,唐如語怔怔停下。

  腦子裡全都是慕向離在發現是她時狠踩油門的那一瞬間,他故意的,故意的濺了她一頭一臉的水。

  呵呵,她真是不懂了,不愛就不愛吧,又何必這般羞辱她。

  還有,她耳朵里是怎麼也揮之不去的他身邊副駕上的那個女孩張揚的笑聲。

  她知道那女子是在嘲笑被濺了雨水的她。

  可於她,一點也不好笑,只有情殤。

  唐如語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藥店前的。

  仿如行屍走肉般的她,一路上,腦子裡一片空白。

  雨越下越大,她攏了攏身上的風衣,合上了傘,進了藥店。

  「小姐,請問哪裡不舒服?要什麼類型的葯?」

  唐如語徐徐走到葯架前,「感冒藥和退燒藥,還有,避孕藥。」最後三個字出口的時候,她能明顯的感覺到店員的眼神。

  彷彿是認定了她是小三一樣。

  只有小三是見不得光的,是不能懷孕的,所以才需要時時刻刻吃避孕藥的。

  好在,另外一個店長迎了上來,「小姐,我來向你推薦一下可以嗎?」

  「好。」她淡淡的,三年沒吃藥了,每次不舒服都是硬撐着,她都不知道什麼葯適合自己了。

  很快的,店長就向她推薦了三類葯,感冒藥和退燒藥都不貴,選的是那種效果好又便宜的葯,不過避孕藥店長建議用不損傷**體的。

  唐如語採納了。

  想起慕向離車子里的那個女人,他都把女人帶回家了,她暫時還是不要回去好了。

  就在隔壁的小吃店裡叫了一份抄手,唐如語慢騰騰的吃完,接了一杯水,把葯一一的吃下,身子也終於暖了過來。

  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她隨手拿起,看到慕向離的名字,手微微一顫,不過還是接了起來,「有事?」

  「家裡來客人了,你回來陪一下。」那邊,響起了慕向離淡冷的聲音,從前她只覺得好聽,此刻卻只覺得都是諷刺。

  「哦,就是剛剛車裡的那個女人是嗎?」唐如語忍着心底里的刺痛,語調溫婉的問到。

  「是,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掖着藏着的了,是建成集團的千金小姐駱雪美,當下,慕氏與建成集團正處於合作當中。」

  「我知道,駱小姐的父親還在昨天的建成集團發佈會上當眾宣布很中意你這個未來女婿呢,我知道的。」

  昨晚上,她喝酒的下酒菜就是慕向離吻着駱雪美的視頻,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她想,那個女孩就是化成灰她都能認出來的。

  「唐如語,你什麼意思?」慕向離聲音冰冷的低吼了過來,極為不耐的感覺。

  「慕向離,我們離婚吧。」藉著雨聲,唐如語輕輕的說到,彷彿在說著什麼無關緊要的話語。

  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等了三年等來的這個結果,決定時,心有多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曾經有多愛,如今,就有多痛。

  手機那端一下子靜了下來,靜的,她依稀可以聽見慕向離低低淺淺的呼吸聲。

  哪怕隔着很遠的距離,她都彷彿嗅到了他身上的邪魅的讓她曾經着迷的氣息。

  喜歡他,就嫁了。

  如今不愛了,那就離婚。

  她有她自己的尊嚴,無關其它。

  「慕向離,你不出聲,我就當你是默認了,讓你的人擬一份離婚協議,你放心,我什麼也不要,我凈身出戶就好。」生怕慕向離不答應似的,唐如語急忙加了這一句。

  「就因為我帶了個女人回家?」手機那端,終於傳來了慕向離質問的聲音,還質問的理直氣壯,似乎好象,她要跟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