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意灼灼》[愛意灼灼] - 2.牢籠

  原來自從娶她的那一刻起,他也做了個局,暗中聯合姜家競爭對手,搞垮姜家,順便奪了傅家二老的權,現在整個青城就是他說了算。

  「你真狠,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放過……」

  「呵,親人?——」

  「要不是他們,輪得到你當傅太太?一切才剛剛開始,傅太太,好好享受。」

  傅湛深站起來穿好衣服,轉身離開了房間。

  真允在電視上看見了姜氏被查的新聞。

  而真允的舅舅姜典,對着鏡頭一臉沉重,眼神卻帶着得意的說:「以後姜家由我接手,重新帶給姜氏榮光!」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卻什麼都做不到,她被困在了傅湛深的牢籠里。

  結婚的這些日子她一門心思的想讓傅湛深喜歡自己,根本沒察覺到他的意圖。

  頭痛欲裂,腦子似乎要炸開一樣,她蜷縮在沙發上,手腳冰涼,是腦袋裡的東西發作了嗎?

  她閉着眼睛,似乎只有黑暗包裹自己才能舒服一點。

  傅湛深回家就看見她痛苦的樣子,掃了她一眼:「裝什麼?」

  他以為是姜家出事刺激的她這樣痛苦。

  「你把我爸媽怎麼了?」

  傅湛深隨手點燃一支香煙,「正在接受調查,你放心,他們不會出事。」

  如果說傅湛深是這場局裏面的受害者,她何嘗不是?

  她緩緩睜開眼睛,迎着他刺眼的目光,她緩緩道:「傅湛深,你告訴我,我和你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你真的從來沒有喜歡過我,愛過我,對嗎?哪怕一絲絲動心都沒有?」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