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意灼灼》[愛意灼灼] - 5.直覺

  他從來沒有過念頭是期望她死,如今她盛裝回歸,跟她說的第一句話便觸怒了他。

  傅湛深以為自己對她恨之入骨,可是在她消失的四年里,他才發現自己心中好似缺了一塊。

  他不清楚這是什麼感覺,或許只是因為她肚子裏面的那個孩子是傅家的血脈?

  到現在,他還是想不通,她怎麼能如此狠毒,以至於母子俱損?

  貞蘊被傅湛深抓的手腕生疼,白皙的皮膚紅了好大一片。

  她用力把傅湛深推開,她瞪着他,目光陌生又疏離。

  「傅總,男女有別,你這是什麼意思?性騷擾?」

  傅湛深進一步上前,黑眸滿是慍怒:「姜真允!」

  貞蘊冷笑一聲:「別叫我姜真允。」

  姜真允已經死了。

  她再也不要做那個被感情束縛的愚蠢女人!

  傅湛深堵着她的路,聲音盡量壓低了一些:「你和乾程是什麼關係,和簡珏是什麼關係?」

  收拾情緒推開眼前的男人,她冷淡的說:「跟傅總有關係么?傅總想要女人,揮手就有無數女人貼上來,但抱歉,我對傅總沒興趣。」

  傅湛深眸色微壓:「你怎麼變得如此伶牙俐齒了?」

  「伶牙俐齒?哦,我忘記了,傅總只記得我懦弱逆來順受的樣子,傅總應該多把注意力轉到白卿依的身上,畢竟她是傅總的心中摯愛,好不容易蘇醒過來,傅總應該當個寶貝才對。」

  說完就繞過他轉身離開。

  現在的她不僅僅伶牙俐齒,連聲音也變得涼薄。

  看着她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