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意灼灼》[愛意灼灼] - 7.親昵

  拒絕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白卿依在心裏忍不住難過。

  這算是胡鬧么?

  她從未看透過這個男人,如果說當年他為了自己甚至可以和姜家的女人離婚,但是為什麼在她蘇醒的四年里,他一次也沒有碰過她更是沒讓她住進公館。

  她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始終問不出口,她不敢忤逆傅湛深,只得悻悻下車。

  等到白卿依下車後,傅湛深旁邊的手機屏幕亮起。

  有人給他發來了一張照片。

  他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滑動屏幕。

  照片上,那個女人和簡珏舉止親昵,她依偎在簡珏懷中。

  兩個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像是情侶。

  傅湛深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眸光泛着慍怒,他劃掉照片,爾後撥通了梨徹的電話,「乾程集團的貞蘊,查她的身份。」

  「傅總放心。」電話那邊梨徹畢恭畢敬的回應。

  掛了電話,傅湛深又把照片划出來,看着照片上那個熟悉的背影,他忍不住在想,這四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腦袋裡的腫瘤切除了嗎?現在身體狀況怎麼樣?她和簡珏是什麼關係?

  兩人為什麼親密的跟情侶一樣?

  …

  打開酒店的門,躺在床上玩着手機的姜忘跑過來抱住貞蘊:「麻麻。」

  貞蘊揉了揉姜忘的腦袋問:「有沒有乖乖的等媽媽?」

  姜忘乖巧點頭,隨後撅起小嘴到:「可是忘忘很想麻麻,麻麻明天帶我玩,好不好?」

  老讓孩子一個人待在酒店也不太好,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