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邪君》[傲世邪君] - 第十章 要玩就玩大的

  六個青年裡,其中神色沉穩的青年叫李峰,乃是太師李尚的孫子,他身後兩個青年分別是李震、李林;都是他的兄弟。

  而在他身邊站着的那個身材削瘦的青年,留着兩撇小鬍子,眼中神色深深沉沉,乃是孟海洲,吏部尚書孟江湖的大兒子,為人甚有才幹。

  他身後兩人一個叫孟良,一個叫孟飛,也都是孟家人。

  李峰滿臉堆笑道:「獨孤小姐芳駕光臨,我等歡迎還來不及,快,快請進。」

  轉過頭來,李峰又是一臉笑容道:「既然君三少已經來了,那這個玩笑也該結束了,先將那東西還給他吧。」

  孟海洲點了點頭,向著唐源道:「唐大,東西可以給你,不過那一百五十萬兩銀子可絕不能少!」

  唐源只求拿回借據,至於那一百五十萬兩銀子雖然不是一筆小數目,卻還不放在心上,聞言連聲答應。

  君邪冷眼旁觀,心中只是冷笑;這件事情唐源固然害怕,然而這兩人未必就全然沒有顧忌!

  就算是唐源不把自己請來,他們也是絕不敢貿然將唐源那張借據公布出去,因為那樣勢必會引起唐家和孫家全力的反撲,更會被這兩家引為死仇,最終也只能是玉石俱焚的結局!

  所以這件事情看似很大,其實只要想透徹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們的目標,大抵還是在自己身上!

  「諸位裡邊請。」李峰乃是這宅院的主人,立馬做出肅客之態。

  君邪嘿嘿一笑,擺出一副囂張跋扈的神態,大步走了進去,啪的一聲坐在一張太師椅上,二郎腿已經翹了起來。

  獨孤小藝眉頭大皺,頓時極不順眼,差點又要上去踢他兩腳。

  「你們不是想我嘛?正好我也想你們的銀子了。」君邪邪邪的一笑,「想要怎麼玩?就划下道來吧。」

  「三少果然爽快!不如我們仍是在骰子上一決勝負如何?不知道三少有沒有這個膽量?」孟海洲開口道。

  「骰子?」君邪念了一句:「就賭這個,難道本少爺還會怕了你們?」

  「我也算一個!」獨孤小藝興緻勃勃的開口。孟海洲頓時頭大如斗。

  「來人啊,還不給貴客上茶?」李峰急忙開口。

  幾杯茶水送了上來,每人面前擺了一盞。

  唐源端起茶杯一飲而盡,抹了抹嘴道:「三少,哥哥可全指望你的了,可要替我出口怨氣啊!」

  君邪張狂的大笑一聲,端起了茶杯,眼底餘光卻迅速的在眾人臉上遊走一遍。

  就在這一刻,君邪敏感的感到李峰和孟海洲都是一喜,低頭打量一下茶水,湊在嘴邊聞了聞道:「這等劣質茶水也能拿來招待人嗎,檔次實在太低了。」

  君邪一聞就已經聞了出來,茶水裏面有着極重的迷幻草味道,對人的神智只怕有些影響。

  再看孟海洲身上衣色鮮明,圖案卻有些雜亂,讓人一看之下便覺得古怪,而且身上還有一種味道,與這迷幻草的香味一混合,頓時讓人有些心旌動搖。

  看來這茶,這衣服,這香味,都有問題,而且是一環扣着一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