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王爺調皮妃》[霸道王爺調皮妃] - 第一章 離世

又是大火,無邊無際的大火一直蔓延着,莫玖望着眼前的火海,眸中浮現着深深的驚恐。她轉身想逃,可是四周全都是火,整個世界空蕩蕩的只剩下她一個人。莫玖張口嘴巴想喊救命,立馬就有一股嗆人的煙火味沖入了她的嗓子中。

她的嗓子就像被棉花堵上了一樣,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大火一直朝莫玖逼近,她甚至能嗅到自己頭髮被火燎到之後的焦糊味。

這是哪裡,到底是怎麼回事,莫玖腦中一片空白,火焰灼燒着她的思維,讓她沒有力氣去思考。數不清的紅色火焰,就這麼慢慢的,一步一步朝她襲來。

「火,大火。」微弱的聲音從莫玖唇中逸出,聽到守候了一下午的人兒終於開口說話,嬴政趕緊握住莫玖的手說:「快醒醒,阿玖,你該醒來了。」

迷迷糊糊睜開眼的莫玖,只覺得眼皮彷彿重若千鈞,鋪天蓋地的火焰消失不見了,她現在就躺在一張華麗的大床上。映入眼帘的是一臉關切的嬴政,莫玖盯着他的臉看了很久嗎,確認不會變成火焰才擠出一個別哭還難看的笑容說:「腦袋好沉,我是不是睡著了。」

這話落入嬴政耳中讓他分外心疼,睡了一覺的莫玖沒有恢復元氣反而比先前更加憔悴,他一把將莫玖的腦袋按到懷裡深情的說:「你不是睡著了,是突然昏過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阿玖你最近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在說到最後半句話的時候,嬴政將莫玖的頭給解放出來,又把她小心的扶了起來,莫玖靠在嬴政懷中情緒也穩定了。

只是今天的突髮狀況讓莫玖認識到,她的身體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樂觀,頻繁的做噩夢睡眠時間增長,從不定期短暫昏睡到今日突然間就暈倒,莫玖再笨也該明白。

「我的身體似乎出些問題,最近情緒時常躁動,精神也沒以前好了。莫名其妙的就會沖人發火,而且經常夢到關於大火的情景。」莫玖之前不願意讓嬴政多擔心,也就沒提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兒,現在身體每況愈下她也不敢再隱瞞了。

聽完了這些嬴政責怪的望着莫玖,只是語氣中的擔憂比責怪要更多。

「到底持續了多長時間了,你為什麼不早點兒告訴我,現在感覺怎麼樣。阿玖,以後身體要是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先告訴我,知道么。你可能體會,今天你突然在我面前暈倒時,那一刻我呼吸都要停止了。」

透過嬴政的雙眼,莫玖能看出他心底濃濃的擔憂,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了,她非常了解嬴政的性格。他就是把她的事看的比什麼都重要的人,這也是莫玖一開始時沒有告訴他的原因,她實在不希望在國事之外還讓嬴政為她煩心。

……

所以,要是王兄沒有出現多好,他們一直留在趙國多好。那樣的話,他的母妃也不會年紀輕輕就離世了吧。母妃是積鬱成疾的,當時有人告訴成嶠,只要能將父王請來,母妃病就會好了,所以成嶠一直努力表現期待討好父王,讓他來看母后。

然而,他再怎麼努力表現,父王都只是摸摸他的腦袋錶揚他幾句,當他提出讓父王去看母妃的時候,他就沉默了。年幼的成嶠當然不明白,他的父王心中想的是什麼,他虧欠趙嫣母子太多了,如今他們好不容易回國了,趙嫣最介意的就是她和嬴政在趙國受苦的時候,他在咸陽卻姬妾成群還生了兒子。

王后趙姬曾經跟大王哭着說過很多話,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利用男人對自己的愧疚,利用他對自己的愛。在王后趙姬的眼淚中,秦王子楚答應了以後不再去看成嶠的母妃韓妃,不再傷王后的心。

所以,當心愛的小兒子在面前撒嬌的時候,秦王子楚只能沉默,他無法將這些夫妻之間的事跟自己兒子講。如果必須要辜負的話一個的話,那個人絕對不是在最艱苦的時候陪伴自己的王后趙嫣,所以他只能犧牲韓妃了。

母妃去世的時候成嶠年紀還不足十歲,他只是一味的哭,不明白昨天還跟拉着自己手講話的母妃,為什麼一夜過去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緊緊閉上了眼睛。

父王曾教過成嶠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他還是在母妃去世之後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手指扣着床板不放。

躺在床上的母親神態是那麼安詳,可是胸口已經沒有了起伏,也不再有溫熱的呼吸,從此成嶠再也沒有母妃了。只是為什麼一夜之間母親忽然就離開了呢,即使成嶠年紀小,也能察覺出其中一定有些不對來。

可是從母妃過世後,母妃宮中很多人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