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女配罷工後》[白月光女配罷工後] - 第6章 賞花宴

沈府,攬雪閣。

沈寒酥正疲憊的坐着讓南星裝扮。南星,你弄好了沒。

小姐,再等會,我再梳個單螺的髮鬢。

南蕘,你看小姐今日是不是會艷壓群芳。

南蕘痴痴的看着自家小姐。沈寒酥一襲淡紫色的錦緞長裙,裙上綉着幾朵水芙蓉,露出她修長的玉頸,梳着尋常的單螺鬢,簪着一支碧玉的玉簪,腰際上掛着一對玉墜。一雙杏仁眼顯得清純,但因為淚痣的存在,給人清冷的感覺。如謫仙般,不容褻玩。

喂,南蕘,回神了。南星取笑道。

沈寒酥看到鏡子里的自己也驚艷到了。不過,南星,我只是去參加賞花宴,又不是去爭美。

小姐,你是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人都在傳小姐長相如鄉野村婦。就算小姐不打扮,也是如天仙般美,打扮後的小姐讓她們這些個京城貴女知道高不可攀。南星回道。

……

公主府,蘭庭園。

公主,準備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有沈家二小姐和白家大小姐還未到。侍女回道。

躺在美人榻上的楚鳳汐慢慢睜開眼,開口道,這趙憐容怎的越來越會拿喬了,真覺得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稱號,就高人一等,給她帖子,那是本公主施捨她。還有這沈家二小姐也是,若不是為了知道她長什麼樣,本公主才不會邀她來參加。

侍女一聽楚鳳汐的話,跟着拍馬屁道。就是,公主屈尊等她們來,真是不知好歹。

算了,本公主大度,不跟她們計較。走吧,先去外面看看。楚鳳汐開口道。

……

九公主府門口。

在馬車裡的趙憐容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正準備下馬車。突然,聽到馬車外交談的聲音。這是誰家的千金,怎麼沒在京城見到過,長得如天仙般不可能記不住呀。

這不是沈家的馬車嗎?是沈家哪房的,大房、三房的都見過的。

沈家大房的沈若溪看着沈寒酥獲得眾人目光,恨不得劃爛她的臉。

沈寒酥直接忽略掉身邊眾人熱烈的目光,拿出帖子給門衛看後,走了進去。

而從馬車上下來的趙憐容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隨着紫衣女子進了公主府後也跟着進去的模樣。心裏恨透了這搶了屬於她的讚美和目光的紫衣女子,平復好心情後。趙憐容也走進了公主府。

而公主府內。因為沈寒酥的到來,熱鬧了起來。

這是哪家的千金,怎麼沒見過。

好像是沈家二房的沈寒酥,只見那人說完後。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沈寒酥,她不是剛從邊塞回京城的嗎?在邊塞艱苦的環境下,還能養出天仙般的樣貌,真是繼承了沈家夫婦年輕時的容顏。

另一個人開口道。你也不想想沈寒酥的母親雲老將軍的小女兒,當時也是紅遍京城的大美人,就連沈太傅也是芝蘭玉樹的。女兒能差到哪去。

楚鳳汐聽着眾人對沈寒酥的讚美,好奇地看向她。怔住一會,口是心非道,也沒有眾人說得那般美吧。

楚鳳汐心想到,京城已經有趙憐容和楚鳳梧這兩人來礙眼了,又來了個沈寒酥。

趙憐容剛到,見以往那些傾慕自己的目光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心裏面更加討厭這紫衣女子了。

剛坐下,身旁禮部尚書家的千金就開口道。憐容,你怕是要被沈寒酥比下去了。

趙憐容一聽這話,臉立馬冷了下來。我又不靠着樣貌,實力才是我站穩第一才女的依靠。

王晴一聽就知道,嘴是這麼說,心裏面指不定怎麼想呢。

而沈寒酥則是示意南星和南蕘行動。

楚鳳汐看着這場面,示意身邊的侍女開始。侍女還未有所動作,就聽到外面的人通報,三殿下、白世子到。

只見兩個俊美的男子款款而來,眾千金看到三殿下和蘇世子,一時間看呆了。但並不包括沈寒酥,她只是微微一愣,也只是因為看到白若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