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女配罷工後》[白月光女配罷工後] - 第7章 抓無心

坐上返程的馬車上。小姐,我和南星查了九公主府所有的院子,但沒有查到噬心丹的下落。不過,我們發現還有另外的人也在查噬心丹的下落和公主府上的一個男寵。

男寵?沈寒酥疑惑問道。

南蕘點了點頭。

這京城怕是要發生大事了。沈寒酥開口道。

……

九公主府,蘭汐閣。

柳知看了眼沉睡過去的楚鳳汐,確定不會醒過來後。起來穿上了衣服,然後,走出了楚鳳汐的內室。

柳知觀察了四周後,走到公主府中荒廢的宅子。等了一會後,有戴着面具的男子從暗中走了出來。柳知一看到他後,急忙詢問道:主子怎麼說,我已經按照主子的要求去完成了,我妺妹怎麼樣了。

若想留着你妹妹的命,就乖乖按照主子的話去做。不然,你可能連你妹妹的屍體都看不見。面具男陰冷地開口道。

面具男交代完後,便離去了,而藏於暗中的蘇晏溫也跟了上去。

……

別莊內。

與我們塞北國合作,對於司寒公子你來說。只有好處,並不吃虧。淳于烈自信的開口道。

只見對面坐着一位戴着面具,身着一襲紅衣的男子開口道:可以答應你前兩條要求,但最後一條不行。

為什麼,沈寒酥不抓,我們北塞國怎麼威脅雲老將軍。淳于烈急忙問道。

她是我的,別人不許動她。若不想與我合作,另找他人。紅衣男子陰冷地開口。

淳于烈思前想後,也只能答應司寒的要求。

好。

……

而白若榆跟着面具男來到了京城最大的青樓—迎春樓。白若榆也只好作罷,這迎春樓內魚龍混雜的。而且,自己跟着一起進去,明日就會傳出白世子夜逛迎春樓,會打草驚蛇。白若榆也只能先去查這迎春樓的來歷。

面具男進了迎春樓後,直接去到最高樓,進了最裏面的客房。

主子,屬下已經按吩咐去辦了。

嗯,下去吧。坐於高位上的紅衣男子開口道。

……

儒州,知州府。

太子殿下,下官已經把消息傳給「水鬼」了。陶寧小心翼翼地回道。

楚明熙放下手中的信,這才看向陶寧。別耍花樣,就算不為你府中的人着想,也要為你那外室生的兒子着想。

殿下,下官絕對沒有。

哦,是嗎?那這又是什麼。楚明熙將信扔給了陶寧。

陶寧一看到這熟悉的信,立馬跪下求饒。殿下,求殿下別動炎兒。殿下讓下官做什麼,下官就做什麼。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再敢耍花樣,那下次看見的就是你兒子。只不過,是不是活的,那就不一定了。

殿下,下官絕不會再耍花樣了。

希望如此,退下吧。

陶寧剛出去,炎烈就進來彙報。

主子,京城傳來消息,說柳知背後還有人,他只是被丟出來的替死鬼。大理寺卿蕭詠泉說,他們追查到這事與迎春樓有關係。炎烈看了眼楚明熙,欲言又止的。

楚明熙感覺到炎烈停了下來,抬起頭來詢問道:怎麼停下來了。

炎烈只好繼續。主子,真的要和林姑娘合作。要為文勇候翻案,風險十分大。

這事既已經決定,就不要再提了。楚明熙開口道。

知州府,西院。

只見窗前站着一位身着青衣勁裝的女子。林卿容撫了撫被風吹起的青絲,看着窗外的夜色,陷入了回憶。

在自己九歲那年,母親因為外祖父一家的事。一下子接受不住病倒,母親本想請父親為外祖父作證並沒有叛國一事。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父親大義滅親。更讓林卿容恨白元翊的是他親手將毒藥灌給了母親。

她因為那日害怕打雷,去找母親,卻目睹父親灌毒藥給母親。當時的她,想要衝上去阻止,卻被母親的的眼神制止了,母親看到了她,她拚命地向自己搖頭。林卿容只恨自己沒有能力,救不了母親。

林卿容平復好自己眼中的殺意。才慢慢睜開了雙眼。林卿容告誡自己,來日方長,不急於一時。

第二日,知州府。

林姑娘,我們要準備出發了,你好了嗎?

只見林卿容身着一套月白牙的男子錦袍,將青絲用白色絲帶束起。就如京城的世家公子謙謙君子、溫潤如玉,不知要迷倒京城多少貴女。

嗯,可以了。林卿容回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