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女配罷工後》[白月光女配罷工後] - 第8章 夜探迎春樓

林卿容夢見了那年母親去世後,自己經歷的那段黑暗過往。自母親去世後,趙元翊在外面裝着一副痛失愛妻的模樣,在家裡卻是和秦姨娘、趙憐容一家三口的過着幸福日子。趙元翊不將自己除掉,是因為他知道外祖父手裡握有私產,且會留給自己,每天都哄騙自己交出來。而秦姨娘則是想將自己除掉,因為自己擋了她當上當家主母的路。

果不其然,秦姨娘派人在自己祭奠母親的路上設了埋伏。若不是自己命大,被師傅相救,也許自己就是世間多出來的冤魂了。

楚明熙看着林卿容又發起了高燒。正想叫大夫進來,誰知,林卿容抓住自己的手不放。並且,她還呢喃了一句話。

娘親,別走。卿卿想你了。

罷了,她也是因為自己受傷的,抓就抓吧。楚明熙心想。

楚明熙又向門外的炎烈吩咐道,去煎些退燒的葯。

看着已經喝下去退燒藥的林卿容。楚明熙也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給林卿容捻好被子後,走了出去。

炎陌看到主子出來了,便上前彙報情況。主子,屬下問了「水鬼」幫的那些個人,說是一個叫司寒的人拿着九公主令牌與他們合作的,而且,那些毒藥也是司寒這個人提供的。但他們不知道要讓他們打劫皇商船是要幹什麼。還有,我們查了昨日發現的那伙人的來歷,他們是來自塞北國。

塞北國最近是越來越野心大了,必須儘快回京,此事需得上報給父皇。楚明熙開口道。

……

叩叩,叩叩。

裏面的無心聽到敲門聲,就起身去開門。

太子殿下,有什麼事嗎?無心詢問道。

希望你可以留下來幫助我,朝堂上的形勢瞬息萬變,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楚明熙開口道。

無心原本不想摻和進皇家事。但林卿容知道無影的下落,跟着她總有一天會找到無影的。便開口答應了楚明熙。

好,但我有個條件。

楚明熙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

京城。

聽說儒州「水鬼」之事已被太子殿下給破。太子殿下真是為咱百姓着想呢,若不是太子殿下,恐怕儒州的商人們和百姓怕是苦不堪言。

另一個百姓又說,聽說這儒州知府陶寧在位期間斂了不少財呢。他又小聲地與他人說,這陶寧是葉家推薦的,怕是跟葉家有關。這儒州還是九公主的封地。

哎,這世道…一位老者哀嘆道。

九公主府。

公主…公主…外面都在說是葉家策划了「水鬼」之事,還將葉家嫡少爺強搶民女並且殺人的事給牽扯出來。

楚鳳汐聽到這些糟心事,也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吩咐侍女道,備馬車去皇宮找母妃。

而站在門外的柳知,看着楚鳳汐着急的模樣。只是冷漠的看着。

逍遙王府。

世子,屬下查了這迎春樓背後之人。聽說是名叫司寒的,但他總是戴着面具,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白容回道。

白若榆想了想,開口道。太子殿下已經將儒州之事辦好了,也在回京的路上。我們必須查一查這司寒,今晚你跟着我去迎春樓探一探。

沈府,攬雪閣。

沈寒酥看了看自己的藥材已不多,就想着去鶴仁堂取些藥材。

南星,你與我去鶴仁堂取些藥材。

好的,小姐,南星這就去備馬車。

……

迎春樓。

迎春樓門外站着兩人個平平無奇的男子,正是易過容的白若榆和白容兩人。

看着迎春樓內如狼似虎的女子,白若榆恨不得馬上走,可為了查清司寒的來歷,也只能硬着頭皮上。

白若榆學着來這花天酒地的男子。對着老鴇道:你這最好的姑娘呢,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爺有得是錢。白若榆拿出一坨金子來。

瞬間老鴇就換上了笑臉。爺,當然有了。咱這迎春樓最好的姑娘一定要給你留。這就給你安排上。

白若榆向白容示意,白容立馬跟上。老鴇將他們帶上了四樓,白若榆見狀,就對老鴇開口。

老鴇,我可是給了你一坨金子,你就安排這麼個客房。我想要最頂層,這樣才能夠配得上我的身份。

老鴇愣了愣,又快速反應過來。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哎,奴家也沒有辦法。

白容看到白若榆眼神示意,就上前勸着。沒事的,咱們倆就在這兒吧。

老鴇見白容同意了,立馬堆着笑對白若榆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