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女配罷工後》[白月光女配罷工後] - 第9章 回京

殿下,我們回京城的路上並未遇到埋伏,這事過於順利了,會不會這是圈套。炎陌開口道。

楚明熙掀開馬車上的帘子,看了看周圍。也許,這背後之人也想除掉嘉貴妃和葉家。畢竟,這葉家在朝堂上太得勢,支持六皇子楚明燦的人也很多。這也是我們除掉六皇子勢力的機會。

殿下,我們還查不查司寒其人了嗎?

查,這人一直在背後布局,對我們來說是個巨大的隱患。楚明熙肯定的開口。

……

主子,已按你的吩咐將堀室里的東西都轉移。

只見坐於高位上的紅衣男子睜開了眼睛,用銳利的眼神盯着侍衛。昨日那兩個賊人查清楚是誰的人了嗎?司寒心想,竟然將畫像也拿走了,只要是跟自己搶酥酥的人,都不應該活在這世上。

侍衛看着主子陰沉的臉,立馬下跪。主子,屬下沒有查到,請主子懲罰。

下去領罰五十棍。

屬下領命。

……

白若榆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晡時了。剛醒過來了,白若榆摸了摸臉,發現易容面具已經被撕掉了。又看了看四周,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不過,這床上都散發著葯香味。過一會兒,白若榆起床穿上衣服後,開門走了出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草藥園,白若榆正想上前。突然,側面傳來了聲音。

公子,小心着腳下,莫要弄壞了小姐的葯園。若是毀壞了,小姐又要辛苦栽種了。

白若榆看到有人,便開口詢問。是你家小姐救了我?

公子請隨奴婢來,小姐在前廳等你。侍女傳完話後,轉身離開。

白若榆也只好跟上去。

到了前廳後,白若榆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知怎的心就砰砰直跳,一時愣在了原地。

沈寒酥看到白若榆發愣的樣,只好開口道。世子,請你過來,只是想問一下這幅畫像是怎麼回事。

白若榆聽到畫像,立馬回過神來。沈二小姐,這畫並不是我畫的,我對你並未有什麼企圖。剛說完白若愉就後悔了,他並不是想這樣說的,只是害怕她誤會自己是一個登徒子。可想要開口解釋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沈寒酥看着白若榆着急解釋的模樣,也忍不住笑了。

而白若榆看到沈寒酥笑,心跳更加快了。砰砰砰,砰砰砰。

她笑起來的樣子如剛綻放的花朵,明鮮動人。而一雙眼盛滿了星河一般亮閃閃的,讓人淪陷在她的笑容里。

世子,臣女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問世子是如何得來的。

白若榆聽到沈寒酥的解釋後,耳朵立刻爆紅。連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這…這幅畫像我是從迎春樓一個叫司寒的人房裡拿走的,我也並不清楚他的來歷。說完話後,白若愉又偷偷地瞥一眼沈寒酥。

沈寒酥沉思了一下。便開口道,多謝世子告知,還有世子所中的毒也已經解。昨日,臣女也命人去王府報了平安。

是我該謝沈二小姐,若不是你救了我。可能…

白若榆欲言又止,心想昨日那人做的事還是不與她說了,免得污了她的耳。

世子,這天色也不早了,臣女該回府了。若世子想要回王府了,我讓他們給世子備輛馬車。

嗯,多謝。

……

皇宮,御書房。

陛下,太子殿下求見。高公公開口道。

皇上一聽是楚明熙來,立馬示意高公公讓太子進來。

參見父皇。

免禮,明熙,你辛苦了。

父皇,兒臣在儒州發現了塞北國的人,他們出現在儒州一定是在策划著什麼。

楚仁一聽,生氣地拍了拍桌子,這班人還是不死心。而且還混進楚國,必須查明他們的目的。

父皇,兒臣查到司寒這人是此次「水鬼」事件操控之人。這葉家只是被拉下水的,但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打壓葉家的一個機會,這葉國公撐控朝堂太久了。

明熙,這些年委屈你了。楚仁艱難的開口。

父皇,兒臣知道您故意忽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