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後的那些事》[暴富後的那些事] - 第2章 下了半月余的大雪

「父親他」

映柳聽說父親身子不好,慌了神。

李明月又滿臉堆笑道:「你暫且放心,你父親由我照料着呢,只是一些傷心喪氣話就別叫他聽了,無端氣壞了身子。」

江映柳這才放下心,輕輕道:「記下了,母親」

李明月理了理衣衫,道:「時候不早了,你回去早些歇息吧。」

溫言施了個禮,便退下了。

溫言走後,翠平問道:「夫人,這丫頭嫁出去不是更好嗎?省的天天礙您的眼。」

李明月冷笑一聲:「你知道什麼?我原以為老爺厭棄了她啊,唉。」

她嘆了口氣:「終究是親生女兒啊。」

李明月的話讓翠平摸不着頭腦。

李明月道:「之前督察御史家的公子前來求親,我還只道為何沒了下文,原來是老爺給回絕了。我便知道是老爺舍不下她。後來,我看見老爺對着他那先夫人的牌位發獃,他們二人的情分終究還在。」

「夫人多慮了,如果他對他先夫人還有情分,那為何那麼早就……」翠平知道自己不該問,及時閉上了嘴。

「當時老爺還是個知縣,我哥哥看中他,非要把我嫁給他做繼室。我當時不情願,但哥哥只說讓我相信他的眼光。

老爺這幾年平步青雲,於我哥哥也有不少助益,他們二人在官場上相互扶持,共同進退。就連老爺如今如此順着我,多半也是因為哥哥。」李明月倒是毫不顧忌,將其中緣由和盤托出。

江映柳回到住處剛想歇下,屋外就響起了敲門聲,是張嬤嬤:

「小姐,睡下了嗎?」

「進來吧」話音剛落,張嬤嬤就推門進來,後面還跟着兩個隨從懷裡抱着棉衣跟厚床褥。

「這」映柳瞪大了眼睛,一臉茫然:「張嬤嬤,這是哪裡來的?母親不是說今年缺棉花,家裡找不出新的棉被了么?」

張嬤嬤忿忿道:「你倒信那婆娘胡扯,哪裡能缺了咱們府上的棉花?就是她故意短你的。她趁着老爺外出就苛待你,我之前求了三四回,回回幾句話就把我打發了。這回是看老爺明日就回來了才給的我,等見了老爺,看我不狠狠告她一狀。」

映柳讓小廝放下東西,請了張嬤嬤坐下:

「嬤嬤哪裡就來的這麼大的氣,也沒凍壞我不是?家和萬事興,就別告訴父親了,省的他平白生一場氣。」

顯然嬤嬤不想咽下這口氣:「哎呀,小姐,他們就是欺負你這好性子,等將來她李明月有了孩子,家裡哪還能有你的地方?」

江映柳笑道:「她還能如何?總歸不能害死我。」

嬤嬤嘆了口氣:「我就知道小姐不願意爭這些個,以後要是她敢興風作浪,我老婆子總是要豁出命護着你的。」

嬤嬤抹了把眼淚:「等老爺回來了,他們也就不敢作踐你了,小姐這一個月真是過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映柳打斷了:「好了嬤嬤,我身上有些乏了,你下去吧。」嬤嬤皺着眉頭欲言又止,最後起身緩緩退下。

江映柳也是從小被嬌生慣養的孩子,怎會突然被如此對待而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