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後的那些事》[暴富後的那些事] - 第5章 他是柳唯舟?

月影細細摸了一摸:「好像有點粗糙,布料的顏色也比較暗沉,這~。」

「傻丫頭,這是假的。」

「什麼?」月影有些懵。

江映柳笑道:「假的便假的吧,反正李明月也不會細看,她說不定轉手就會扔到一邊去。送她假的也沒關係。」

月影豁然開朗:「就是,那個死婆娘可不配有這麼好的東西,只是那一匹真的可惜了。」

「命里無時莫強求」江映柳倒是看的很開,這些身外之物她並不放在心上。

她看向月影,

月影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江映柳推了推她。

月影開口道:「小姐,你說今日騎黑馬的男子是誰呀?這樣無禮,真是氣死了,咱們白花花的銀子就這麼沒了。」

江映柳十分惋惜自己攢了許久的銀子就這樣白白沒了,心裏想着那個青袍男子,看那身裝扮,彷彿是富貴人家的公子,怎麼這般沒教養。

果然,金錢不是衡量一切的標準。

城北柳家今日熱熱鬧鬧,一群小廝婆子忙上忙下。

「爹,娘,兒子回來了。」一個少年從門外衝進來,小廝婆子們見到少年大為驚喜,紛紛喊道:「少爺回來了,少爺回家了。」一些人就上前來迎,還有人回去稟報柳員外和夫人。

柳員外夫婦聽到聲音,相互攙扶着來到院中,淚眼婆娑地望着少年。

「兒啊,你回來了。」

少年撲到二人懷中,三人抱着又是哭又是笑。

「夫人這幾日天天念叨少爺,總是說著說著就哭。」旁邊的一個丫頭說著也跟着哭起來,「不過好在少爺回來了。」

另一個丫頭上來打圓場:「這大喜的日子,老爺夫人可莫要哭壞了身子。飯菜都已經備下了,少爺快陪着老爺夫人用飯吧。」

柳員外抹着眼淚,道:「正是,正是,都高興糊塗了。唯舟一路上車馬勞頓,怕是早就餓了吧。」

柳唯舟笑道:「肚子正打鼓呢。」

逗得柳夫人破涕而笑:「怪我,走,用飯,用飯。」拉着柳唯舟的手走進正廳。

入門處放着一塊朱紅木雕屏風,繞過屏風,抬頭先看見一塊牌匾,上刻着鴻運博興四個燙金大字,下設一張紫檀香案,上有一隻雙耳青鼎,旁邊還放着幾張名人法帖,左右兩邊放着兩張太師椅。

香案的右側,擺着一隻四仙方桌,配着四把太和椅,桌上擺滿了各色菜肴。

幾人一一落座,香味直往柳唯舟鼻子里鑽,他抄起筷子夾了一塊醬鴨子塞進嘴裏。

柳夫人一邊勸兒子吃慢點,一邊給他撥油悶大蝦:

「孩子怎麼瘦了這麼多,你叔父那裡的飯食不合你胃口?

柳唯舟嘴裏鼓鼓囊囊地,含糊說道:「哪有,叔父家三位廚娘,每天就琢磨着喂我吃什麼了,每到用飯時,叔父還總嘮叨着讓我多吃,才能有力氣練功。我沒成個大胖子就是萬幸了。」

柳夫人將蝦喂到柳唯舟嘴裏:「那也不能總是那麼辛苦,勞逸結合才是正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