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後的那些事》[暴富後的那些事] - 第6章 繼母生辰

李明月生辰這日,江沐遍請了太原所有的名人巨賈,人山人海,鼓樂齊鳴,好不熱鬧。

江映柳把自己的賀禮奉給李明月:「願母親吉祥如意,與父親琴瑟和鳴,永結同心。」

李明月扭頭看向外面的賓客,用手捋了捋髮髻,並沒有要回話的意思,良久,指着身後的小丫頭道:「翠平,拿去庫房吧。」

「你……」月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氣,想要發作,卻被映柳攔了下來:

「你跟我去看看爹爹那裡有沒有要幫忙的。」說著拉着月影就走了出去。

走至無人之處,

「小姐,您看看她那副樣子,我真替小姐生氣。」月影一臉的不快:「小姐總是忍忍忍,究竟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月影氣的直跺腳,彷彿她才是那個被欺壓的人。

「二位姑娘好」一個紫衣男子朝她倆拱拱手,打斷了二人對話。

月影聽見聲音立刻擋在江映柳前面:「你是誰,偷聽我們講話,如此無禮。 ”

男子意識到自己失了分寸,忙退後幾步,連連道歉。

月影看清這人的面貌,正是那日騎黑馬的青袍男子,現在她才真正瞧見男子的模樣。

只見他頭戴束髮紫金冠,穿一件絳色雲紋長袍,腰間束着白玉帶,腳蹬白色銀邊小朝靴。

面如冠玉,目若點漆,唇似桃瓣,齒如白玉,眉目間透着一股風流意氣。

看此人穿着,就知他非比尋常。月影知趣兒地向他福了福身,退至江映柳身後。

「不知這位公子是……」江映柳問道。

柳唯舟挺起腰身,他身材欣長,肩寬腰細,高出江映柳近一頭:「姑娘可還記得我?」

江映柳看得出了神,心想道:好一個風流俊俏的公子。

她被這話問的一頭霧水,身後的月影扯了扯她的衣衫,看月影滿臉不悅的撇了他兩眼,江映柳便知道此人就是那日的青袍男子。

「那日一時情急,毀壞了姑娘的東西,今日特來賠禮道歉。」柳唯舟先開口道。

江映柳一想起那日那匹雲凌錦,她的心頭就在滴血。可她依舊裝作若無其事,擺擺手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柳唯舟從腰間掏出一個鼓鼓囊囊的荷包遞給她:「這點銀子就當賠償姑娘了,還請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江映柳看見這麼多銀子眼睛都圓了,不僅能贖回那塊玉佩,還能餘下不少,江映柳此刻真想接過銀子揣進自己懷裡,可礙於面子,她必須得端着一副視金錢如糞土的樣子。

「公子客氣了,這點銀子本小姐還不缺。」

柳唯舟曾聽母親說起過,這位府尹家的嫡小姐的日子過的跟個女婢似的,連住處都被繼母搬到一個比柴房好不了多少的偏僻地方,他就不信這位小姐不缺錢花。

像柳夫人這種富人家的媳婦兒,閑來無事最喜歡湊到一起說長道短,今天東邊有人丟了一隻鞋,明天西邊有人缺了一隻襪,這些全在她們的掌控之中,事無巨細。

所以柳唯舟對母親的話深信不疑。

再看看江小姐的裝扮,一身早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