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後的那些事》[暴富後的那些事] - 第7章 引火燒身

「江大人,一個繼室敢隨意懲處府中嫡女,這是您府上的規矩嗎?」柳唯舟道:「我曾與江小姐有過一面之緣,她有一珍貴的東西落在我這裡了,是我讓她的侍女告訴她宴會結束,我把此物親自交給她。想來是江小姐來早了,便在屏風之後稍作等候。」

他轉眼看向李明月,眼神中帶着狠厲:「江夫人,把本公子拉下去一同罰了吧。 ”

李明月十分驚懼,不敢拿他如何,趕緊低頭認錯:「不敢不敢,妾身愚蠢。」

她此刻縱使火冒三丈,也只能壓着怒火陪上笑臉。

江映柳甩開婆子的手,對柳唯舟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月影也低着頭偷偷地幸災樂禍。

李明月讓江沐丟盡了面子,而且說不好還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賓客散盡之後,江沐坐在房裡眉頭緊鎖,一言不發。

李明月只覺顏面掃地,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泄,這能撒到這個老頭子身上,進了屋門便破口大罵:「看看你養的好女兒,小小年紀就學會勾三搭四,儘是一副狐媚子地樣兒,以後還了得?」

江沐一時間怒火中燒,抬手給了李明月一巴掌:「還不都是你做的這些好事,現在好了,你滿意了?別以為我不曉得你之前對映柳做的那些良心喪盡事。」

說罷,江沐氣呼呼地摔門離開。

李明月捂着發紅髮燙的半邊臉癱坐在床上,他怎麼敢?江沐這個老東西怎麼敢打她?江沐不怕她回娘家告狀了嗎?他什麼時候那麼關心那個死丫頭了?

李明月越想越氣,拿起枕頭砸向一旁的翠平,嚇得翠平立馬跪倒在地,一個勁的求她彆氣壞了身子。

李明月踉蹌的跑到桌子邊,將桌子一把掀倒,同時也踹倒了椅子,茶碗杯具被砸碎時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巨響。

翠平過來攔她。她發瘋似的扯着翠平問道:「江沐這個老東西怎麼敢……打……打我?他敢打我?我爹娘都沒動過我一根手指頭。」

翠平扶着她,心裏也替主子感到生氣:「小姐,咱們回娘家告訴大少爺去,讓那個江映柳跪下給咱們道歉。」

「江映柳,對,都是她。」李明月抹了一把眼淚:「這個小蹄子,要不是她,我怎會被羞辱至此?我要讓她死,不,讓她生不如死。」

此刻的李明月恨極了這個只知道裝可憐的江映柳。

江映柳待賓客散時,命月影帶柳唯舟來找她,想就今日解圍一事向他致謝。

月影帶柳唯舟來到後花園,柳唯舟看到一女子背影曼妙,好似仙子臨凡。

「小姐。」月影叫了她一聲。

江映柳轉身,向柳唯舟福了福身,道:「多謝公子今日為我解圍,小女感激不盡 。」

柳唯舟回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柳唯舟躊躇片刻:「在下有一事,不知當講不當講。」

「但說無妨。」

柳唯舟道:「江小姐的那位繼母,貌似不是善茬,還望小姐日後小心為是。」

江映柳嘆了口氣,冷笑一聲。

月影憤憤道:「那個毒婦,平日里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