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 第3章 胞弟葉雲舟

葉府的兩位嫡女在大庭廣眾之下爭吵,周圍的人看的也是津津有味。

這般有趣精彩的戲份,像他們這些老百姓哪裡能看得到!

可今天不僅看到了京城第一美人落淚,還看到了官員家內的家事!

他們也是巴不得二人吵的越吵越歡,這樣他們這些人也吃瓜吃的越香啊。

葉竹瀟說完那幾句話後,就見葉芷涵剛準備再次開口駁回,她立即調轉了方向,看向了正上方默默不聞的何知府。

想看她們姐妹倆爭鬥,哪有那麼容易!肯定要把你拉下水。

「知府大人覺得我說的可有理?府衙上怎可感情做事,自然是追求實事求是的!」

「若是光靠哭幾下,落幾滴眼淚就能審判對錯,那豈不是對大家太不公平了!知府大人可是我們的父母官,怎麼可以讓我們這些老百姓受罪。」

葉竹瀟這話說完,既內涵了葉芷涵光靠哭博取同情,又道德綁架何知府,把他抬得這麼高,哪還有臉不同意。

百姓們也覺得葉竹瀟的說的有理,有的更是忽的意識過來,連忙看向知府,等待他的決定。

葉芷涵紅着眼眶,緊緊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睫毛沾染着水霧,看上去楚楚可憐極了。

可被葉竹瀟說醒的百姓們哪裡還覺得可憐啊。

她在這衙門中哭的楚楚可憐,但她的大姐沉着冷靜,遇事不慌的態度來比,壓根就不是一個水平啊!

這麼一看,這葉竹瀟雖住所寒磣,但人家的氣質好啊!妥妥的豪門家的千金大小姐。

不愧是母親的孩子,跟小三上位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百姓們這麼想着,看向葉竹瀟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尊敬支持。

「知府大人意下如何呀?」

葉竹瀟挑了挑眉,勾着淺櫻唇淡淡的問道。

她的目光緊盯着何知府,絲毫不給葉芷涵丁點視線。

她的眼中含着笑意,卻不達眼底。一眼望去,深邃的黑眸散發著絲絲冷氣,雖帶着笑可卻冷的他寒毛豎起。

他被盯得渾身泛冷,只覺得葉竹瀟的眼神震懾的他如坐針氈。

他微微發愣,絲毫沒注意自己早已經在葉竹瀟的目光下點了頭。

待他意識過來時,人也已經被官兵從府內請到了現場。

只見葉雲舟走到官兵的中間,瑟瑟發抖膽怯的走進了衙門。

在見到葉竹瀟的那刻,心中懸着的心可算放了下來。

「阿姐!」

他大步流星朝着葉竹瀟跑去,一頭鑽進了她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了她。

也不嫌棄她身上的惡臭味,也不嫌棄她臟,極其害怕的抱緊了她的腰。

葉竹瀟身子硬了硬,很快就反應下來。這可是原主弟弟,唯一一個對她好的親人了。

原主的弟弟就是她的弟弟,這弟弟她得護着!

她放下剛才默默抬起的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溫柔的笑着道:「阿舟別害怕,姐姐不會離開你的。」

葉雲舟早就在府內時就嚇的不行,這下來到衙門看到自己姐姐身上的傷痕,更是心疼的眼眶泛紅。

生怕她離開自己而去。

「嗯……」葉雲舟在懷裡悶悶的嗯了聲,可心中還是害怕極了。

「好了,你既然說你胞弟是你的證人,那麼他能為你證明什麼呢?」何知府看着二人重聚的模樣,顯得格外的刺眼。

忍不住出聲打亂他們的談話。

葉竹瀟聽此,笑着朝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接着她蹲下身子,身高與葉雲舟保持平行。

「阿舟你來向知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