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 第6章 意外掉落的玉佩

「哦?稀罕啊,今天皇兄怎麼有空閑出來了?莫非是聽說你未婚妻的事,前來出面搭救的不成?」

坐在上方的凌熠辰眸中閃過一絲詫異,似乎也沒想到凌興瑜,也就是當今西昭五皇子也來此處。

兩個姑娘的矛盾,也能把他皇兄給叫出來。

有意思。

凌熠辰一手托着腮,眸子冷淡,彷彿事不關己般高高掛起,臉色帶着饒有興趣的表情。

剛那出聲的男子穿着一身青色長袍,由絲綢所制,順滑柔軟。衣擺上綴着精緻的刺繡,可以說是巧奪天工。

他的眉眼與凌熠辰頗有幾分相似,不同的是凌熠辰眉眼間所帶着是豪放不羈的自由,可他卻是滿滿的算計詭詐。

心思頗深。

葉竹瀟默默地心中評價。

這位竟然就是原主的未婚夫啊。

看着也不怎麼樣。

不過面上沒說話,看着兩位皇子間的針鋒相對,不禁嘖嘖讚歎。

這皇室的水也不深啊。

只見凌興瑜面色泛黑,抬頭望着不遠處的葉芷涵正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望着她。

滿眼都是他的身影。

眼眸中帶着水霧,嘴唇水潤光澤,輕咬着自己的下唇,讓人忍不住想要替她站出來,擋着這朵溫室內柔軟的花朵。

凌興瑜滾了滾喉結,凝視着她,萬般柔情。

這是原主從來沒見到過得溫柔。

「嘖,皇兄你未婚妻在另外一邊吶!」凌熠辰優雅的翻了個白眼,看着兩個互看對眼的男女,面露嫌棄:「你老盯着人家妹妹幹嘛?」

他就像是看破不戳破,故作認真,好奇的好弟弟,破壞那原本曖昧的氣氛。

被打斷的凌興瑜輕咳一聲,收回了看向葉芷涵的目光,一本正經的的道:「六弟,雖芷涵有錯在身,可葉竹瀟也未必清白。二人之事波及皇室,怎可這般大庭廣眾下審訊。」

「今日之事,暫且不提罷了,就當給兩位姑娘留些情面。」

他說的大義凜然,底氣十足,彷彿篤定了這結果凌熠辰定會同意一般。

只是可惜了今日之事並未達成目的,不然他的未婚妻可就是芷涵了!

芷涵溫柔體貼,美貌傾城,哪有男子不會動心!相反葉竹瀟這個女人性子大大咧咧,直來直去。樣貌平平的她,哪有芷涵小鳥依人!

所有男人對於弱小無助的女人都會有保護欲,而葉芷涵也是恰恰拿捏了這些。

想到這裡,他扭頭看向葉芷涵,恰好見她紅着臉頰,含羞的低着頭。

可別人看不見的是,眼神中卻早已不見那害羞,可憐的目光。轉為代替的是陰毒狠辣的鋒芒。

葉竹瀟!

怎麼突然變性子了!

之前還膽怯,懦弱的求她饒她胞弟呢!

哼,一個沒本事的人罷了,回了府再收拾她!

「既然五皇子都那麼說了,我便替我和我妹妹謝過了。」說著,她拉着葉芷涵的手,行了一禮。

誰知道,葉芷涵光顧着想事情,也沒注意這事。手腕上猛的傳來一股勁,「噗通」一聲摔了下去。

葉芷涵驚呼一聲,連忙想要用雙手撐着地面,奈何葉竹瀟力氣過大,生生的臉朝地摔了個狗啃泥。

「啊!」葉竹瀟驚訝的盯着地面的妹妹,慌張忙亂的蹲下來,將她扶了起來。

「芷涵,你沒事吧?我,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氣,我以後一定會小心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