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報告王妃,王爺獨守空房要瘋了] - 第7章 可能正跟情郎敘舊呢

不知何時,衙門的門被官兵們關上,僅留下了堂內的幾人。

而五皇子凌興瑜的臉白紅交錯,時而白、時而紅。來自他六弟的對峙,他卻百口莫辯 只能說著那無力單薄的「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

這樣的話,毫無意義。

「皇兄先別急着解釋,我又不好奇你與葉姑娘之間的事。不過關於今天之事,皇兄還是等着到父皇面前解釋吧!」

凌熠辰說完,拿着自己的東西,帶着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衙門。

留下來的,就剩她,葉雲舟,葉芷涵和五皇子了。

葉竹瀟見人都走了,就也隨後帶着自己的胞弟,離開了衙門,按照記憶里的尚書府走去。

她抬起頭望向前方,周圍的不少人聽說了衙門發生的事,再加上葉竹瀟這樣一身囚服,很難不引起人的注意。

人們紛紛轉頭放下手中的活看向她,聽不到在講些什麼。

「阿姐。」

葉雲舟拉了拉她的衣袖,單純懵懂的眼睛望着她,「阿姐,你這幾天沒事吧?」

眼眶一下子濕潤起來,他的鼻頭有些泛紅。

畢竟也是個九歲大點的孩子,哪裡再能經受親人的離去啊。

柔軟的手掌輕輕的覆蓋到了他的髮絲上,揉了揉,笑道:「阿舟,阿姐什麼事都沒有,放心吧。而且,阿姐還要謝謝阿舟幫的忙呢。」

幫的忙…

也不用葉竹瀟說明,他便明白了這話的意思。

他臉色猛的紅了,磕磕巴巴地低下了頭,歉意十足道:「阿姐,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乖。」葉竹瀟蹲下身子,正眼看向這位小弟弟,一臉認真的道:「阿舟,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我們絕不能傷害任何一個善良人,也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惡人。」

「不管什麼方法,它都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你用對了,那便是好,用錯了那便是壞,懂了嗎?」

葉竹瀟也不在乎什麼陰謀詭計,畢竟出門在外,沒有點手段如何能生存?

說完,她起身拉着他離開,可沒想到自己那一番無意間的話,竟深深的印在了葉雲舟的心中。

尚書府離衙門說遠也不遠,說近也不近,一直到家門口,整整用了一炷香的時間。

還沒到家門口,葉竹瀟姐弟二人就能看到門口急忙四處張望的繼母。她體型微胖,渾身珠圍翠繞,雍容華貴,一看便知是富貴人家的夫人。

「阿姐,主母她會不會罰我們…」葉雲舟看到深印在他腦海里那個身影,眼神閃過恐懼。

從小到大,他最怕的就是主母了,他一犯錯,主母就會狠狠地罰他。

關小黑屋,三天不吃飯,跟惡狗同居一處…

不管是哪一樣,都令他懼怕,從心底里的膽怯畏懼。

葉竹瀟早已看到繼母時,腦海中就浮出了許多關於她的記憶。

可沒少欺壓他們姐弟二人。

勾着嫣紅的丹唇,絲毫不畏懼這個女人。

她不是原主,沒理由這麼擔待着她。

招惹她的,她也一定會反擊回去!

眸子瀰漫著淡淡的冰霜,猶如寒冰讓人不寒而慄。

「你們兩個怎麼先回來了?!」

繼母李艷蓉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彪悍,還未嫁給葉衛青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