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世輪迴成為女皇近侍》[八世輪迴成為女皇近侍] - 第 一 章 苟系統,靜默無語坑溫良

大乾歷331年。

皇宮深處。

溫良靜靜坐在自己房間里發獃。

溫良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一年了,現在想起一年前自己突然穿越過來時候。溫良還是後背發涼。

一年前,溫良醒來,正躺在凈身蠶室。

而一個手持腐邢器具的老太監,正陰惻惻的向自己走來。

幸虧當時的老皇帝駕崩。老太監聽到這個消息後嚇暈了過去。沒幾天就隨着老皇帝一起去了

溫良僥倖得以保全,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一旦暴露了,那就是殺頭大罪啊。

溫良經過八世輪迴,記憶有些模糊,最深刻的就是自己這一世記憶。

這一世溫良也叫溫良,本是北方晉國上京城一紈絝,其父溫子升當世儒將,一直主張打擊極北方北蠻國勢力,限制其發展,北蠻統一大漠二十餘年不得南下一步,就是溫子升的功勞。也不知什麼原因一夜之間,溫家一家八十餘口,包括家丁僕役,甚至大哥家尚在襁褓中的嬰孩,全部斬殺,人頭滾滾。父親和大哥的人頭被送到北蠻。父親人頭做成酒具,大哥人頭被做成蹴鞠,供蠻族貴族玩樂。

溫良因南下尋歡,逃過當日屠殺。但是也是被一路追殺,幾次險象環生,終於到了大乾境內,形如鎬素淪為乞丐,又被乾國人伢子矇騙賣入宮中做了太監。

這一年時間,溫良本身對報仇也沒多大心思,但是最近身體的排斥越來越明顯。顯然溫良不替原主報仇雪恨,溫良的靈魂就要被仇恨的怒火吞噬殆盡。

溫良賭咒,一定要為溫家復仇,這種排斥才漸漸平息。

溫良在雜役房謹小慎微的做事,用了一年時間,才混到個出宮採買的機會。還沒有來的及實施逃跑計劃。就被調到天子寢宮了。特么得,這啥時候能報血海深仇啊。

溫良在新搬來的房間,垂頭喪氣。聽聞,新皇帝陛下,因為沐浴更衣,小太監服侍不到位,都殺了十多個了。溫良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系統,系統,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帶我浪了八世,每一世都是死於非命。

這一世我好不容易活了一年。你還不出來。

難道你是吃席上癮了嗎?

溫良起身,想要休息一會,看着自己凌亂的房間,因為這個房間上一任主人已經被殺頭了。

而溫良搬進來,心思也沒在收拾房間上。想着早晨溫良差一點就可以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偏偏在準備出門時候,自己這一批小太監被皇帝陛下貼身內官鶴總管直接打包,送到了陛下寢宮。

一念及此,悲從心來。溫良一把把床鋪上的舊被褥全部掃落在地。溫良坐在床上,各種心酸和不甘匯聚成一股洪流,就佔領了溫良眼睛高地。

正當溫良昏昏欲睡之際,門外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溫哥,小溫哥。該咱們倆去陛下寢宮當值了。」

我一看,是這一年來和自己一起在雜役房共事的小太監李德福。

溫良嘆口氣,跳下床來。看着德福說道:「走吧德福。能不能活過今晚,就看你我造化了。」

只見德福悄悄的對溫良說道「小溫哥,沒事的,我都打聽了,今天皇上在寢宮批閱奏摺呢。估計不會沐浴了。咱們倆運氣好。估計不會被殺頭了。」

溫良看着德福並沒有說啥,希望大家今天都能平安無事吧。

到了皇上寢宮,龍安殿外交接完工作後,就看到對班兩個太監一臉劫後餘生的模樣。

什麼情況?溫良心中暗驚。還沒等溫良反應過來。房間里就傳出一個略帶憤怒的聲音。「來人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