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世輪迴成為女皇近侍》[八世輪迴成為女皇近侍] - 第 七 章 勸說南宮婉兒

其實昨夜,溫良就在系統的幫助下探查出了,**就是南宮小娘皮下的,也就是想要戲耍溫良,畢竟溫良是太監,這葯對溫良有一定效果,但是不會害了性命。

但是南宮婉兒不知道啊,最是無情帝王家啊,又聽到溫良把這件事上升到,敵人對女皇蕭清韻的政治打壓。南宮婉兒也沒去思考,溫良話語中的漏洞,畢竟陛下處處受人掣肘,哪裡有能力去找一個真男人來冒充太監,風險太大了,再說了,陛下圖謀的是什麼?陛下這般年紀,還不到寂寞難耐的時候啊。

南宮婉兒大急,說道:「不要,不能通知陛下。」

溫良表情沒做掩飾,心裏早樂開花了道:「女皇陛下,在宮中步步驚心,每一件事情都要思慮周全,不然別說諸地實權王爺,就是京都臨安的王公大臣都能讓陛下死無葬身之地。」

南宮婉兒本身只信了溫良六七分,此刻一聽,溫良連帶陛下是女子的身份都知曉,又想到,自己只是出宮三日,陛下就把個小太監提拔成了管事統領。幾乎和自己平起平坐了。心中大駭,陛下是有意在培養心腹啊,連帶着自己也是有所隱瞞。

又想到陛下昨日腹中疼痛都不避諱溫良,想要溫良上前服侍,這麼親密的動作,南宮婉兒神色複雜的看着溫良。道:「你與陛下……..」

溫良忍住笑場的衝動,默默點點頭。

南宮婉兒,扭頭撲倒在床上嗚嗚哭了起來。嘴裏喃喃,那我怎麼辦,那我怎麼辦。

溫良又是一陣腹誹,唉!看着像是洒脫的女流氓,結果還是這麼保守的女子。

溫良看着床上殷紅,把南宮婉兒拉入懷中,手輕撫婉兒秀髮柔聲安慰道:「等陛下抓住兇徒,我就請旨離開後宮,不能置你和陛下於險地。」

南宮婉兒哭的更凶了:「不要說,這葯是我下的,我就想作弄你,沒成想會這樣,陛下,陛下,會殺了我的。我動了陛下的禁臠啊。」

溫良樂的直發抖,南宮婉兒以為溫良是氣的。不住的哭喊我錯了,我錯了。

溫良道:「好吧,我知道了,別怕。我不怪你,只是要辜負陛下重託了。」

「您不要說,您不要告訴陛下。我也不說。」南宮婉兒說完就緊緊抱着溫良。

然後又說道:「你要保重。」

溫良一看,南宮婉兒面有決絕,心有死志,有些後悔完蛋了,玩脫了,剛經歷一夜風流今天就把人家小姐姐逼死了。

不行,我要補救,我要補救。

溫良道:「婉兒小姐姐,我會對你負責的,我不想你死。我還想以後年月,可以經常見到你。而且陛下宮中諸多事務都要你處理啊。」

南宮婉兒把腦袋都快縮到自己肚子上了。道:「那你和陛下。」

溫良道:「我們都是秘密進行的,以陛下的身份,知情者越多,死人越多。」

南宮婉兒:「我明白了,我不會打擾你的」南宮婉兒又有些委屈的哭泣。

溫良道;「婉兒姐姐,咱們在一起吧。秘密的,也不要讓陛下知道。」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