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 - 第3章 昏暗的人生

是夜,往生閣位置建立在一座地宮裡,裏面的光線全靠石雕壁燈維持,環境幽暗森嚴。

寒千影穿上一套黑色勁裝,滿頭青絲綁成一個高馬尾,腰間纏好軟劍,手腕扣有暗器,指刀也淬了劇毒,全副武裝,她思來想去還是想單獨執行任務。

她的住處是單獨的一間石室,裏面的除了一張床外就是一個衣櫃,真的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距離出任務時間還有半個時辰,她坐在床邊休息,思緒卻回到了主人吻自己的時候……

她自嘲一笑,自己什麼身份,她明白得很,不該有的期待絕對不能存在。

否則,自己離死期就不遠了……

寒千影露出的雙眼環視了一下四周,全是石壁,四季陰冷,這個地方她卻足足生活了十年。

可現在再一看,竟然徒生出一種壓抑的感覺,讓她心增厭煩。

她已經不記得被太陽曬是什麼感覺了……

「吱呀!」木門被從外面推開。

寒千影看過去。

一名穿着修身青紗衣裙,挽着髮髻的美麗女子走進來,膚色白如雪,笑顏如花,嫵媚的杏眸流露出勾人的風情,行走間帶着一股香風。

「影,見過媚主!」寒千影起身扶手說到。

在往生閣,殺手分兩種,一種是媚殺,靠媚術**,趁其不備扼殺於溫柔鄉中,另一種就是絕殺,像寒千影這樣善於追捕或者強殺直接奪取性命的,與與後者相比,媚殺的生活要比絕殺的要好一點,她們除了任務之外,可以正常人一樣出入各種場所。

而媚主,就是魅影們的首領。

只是,這個時候她來這找她做什麼呢?

她可不認為對方是來關心她的,畢竟,她們平時可沒有過任何接觸。

「影,聽說,昨天閣主叫你去了他屋裡……」媚主勾人心弦的美眸盯着寒千影,語氣似是詢問,實則是探究。

寒千影點頭,沒有否認。

媚主妖嬈的身軀扭動,蓮步輕移到她身邊,紅唇湊到寒千影耳邊:「你們可有發生什麼?」

寒千影有些討厭對方身上的香氣,太過濃郁了,嗆的她差點打噴嚏。

後退幾步,她開口:「主人做什麼都是對的,影作為一名下屬,只有服從。」

她說的話與平時並無一二,但聽在媚主耳中,就是另一層意思,服從?什麼都服從?

媚主的視線像毒淬了毒火,在寒千影玲瓏婀娜的身軀掃視,彷彿要將其燒煉殆盡。

即使她穿着簡單的勁裝,依舊掩蓋不住身材的火辣,媚主更加篤定了心中的想法,染着丹寇的手掐進了白嫩的掌心……

昨夜閣主不慎中藥,竟然讓這個小賤人來解毒!

媚主越想越不甘心,連帶着看着寒千影的目光都變得陰狠起來。

「好,很好,回答得不錯。」

「謝媚主誇獎。」對此,寒千影只覺得很莫名其妙。

媚主得到了自己不想知道的結果,妖艷的臉上布滿冷色,哼了一聲,嘴上嘲諷道:「主子是什麼樣的人,你我都清楚,能與其相配的女子除了魏小姐之外,可沒有第二個人!」

魏小姐嗎,在寒千影印象中是一個很溫柔美麗的國公府大小姐……

「影,你是個聰明人,像你這樣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生活在陽光之下,既然已經身處黑暗,就不應該嚮往不屬於的自己光明。」

寒千影眉眼皺起,這話她不愛聽。

「媚主要是沒有什麼事,就先請回吧,影一會兒還要出去。」

下完逐客令,她轉身坐回床邊,閉目養神。

見她這樣,媚主嫵媚一笑,挪步到她身邊坐下。

玉指挑起寒千影的下巴,輕聲道:「影,你可知道,閣主已經向魏國公府下聘的事了嗎?」

寒千影皺眉,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告訴她這個事。

「主人下聘娶王妃是好事,媚主不用特意來告訴屬下的。」她淡淡道。

媚主見她雙眼平靜,絲毫沒有任何情緒出現,心中納悶不已,難道真是自己想錯了?

寒千影不想和她待在一起,也不習慣與人打交道,「屬下出去了,媚主請自便!」

見她走了,媚主嫌棄的看了一眼寒千影的房間,如此寒酸的擺設比下人房都不如,虧她居然能睡那麼久,果然是個下賤的命。

不過……

扯下腰間的香囊,望着寒千影離去的方向,媚主妖艷的臉上露出一絲狠毒的微笑……

寒千影出了玄鐵門,運起輕功消失在原地。

根據閣內提供的消息,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