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 - 第5章 鴻門宴上撞劍自殺

五指聚攏,呼吸倏然變得艱難,寒千影洗乾淨的纖細脖子是可怕的蒼白,她雙手被上過夾棍,纖細的五指皮肉模糊,劇痛無比,只能用手腕阻止脖子上的手。

封翊搞笑的看着她,「難受嗎?現在選擇招供還來得及!」

他的話不大不小,剛好能讓在座的都聽得清楚。

這沐王當眾審問刺客,這作為無不在含沙射影,賓客們剛才的酒意早已散去,坐如針氈,希望不要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寒千影從始至終都是盯着沐王看,這時候逼出了體內的兩根銀針,恢復了一些武功,她不經意看了一眼主人的方向,發展對方只是獨自若無其事的的喝酒,並未關注這邊。

自己被活捉,又沒能力自殺,主人肯定很失望吧……

沐王手上越發用力,寒千影呼吸困難,臉色逐漸變青。

沈冥池邃眸忽地望去,剛好對上寒千影倔強晦澀的視線。

後者似乎怕被發現什麼,慌亂地轉移視線。

沈冥池深邃的眼眸寒涼無比,掃視了一眼遍體鱗傷的寒千影。

俊美絕倫容顏淡漠而又疏冷,也絲毫不見有任何的異樣情緒出現。

語氣涼薄冰冷:「作為一個殺手,被當場活捉,證明此人學藝不精,沐王殿下若是覺得有氣,那殺了就是。」

不過是輕飄飄的兩句話卻讓寒千影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她心裏苦澀,被活捉並不是自己的錯,要不是被媚主擺了一道,她定能完成任務。

只是現在寒千影明白這些又能如何,主人顯然已經被她造成的這種被動局面激怒了,方才的話,就是在提醒着自己他是不打算救她了。

封翊鬆開她的脖子,沒了力量的維持,寒千影失重跌坐在地。

被虐打得不成樣子的素手摸着脖頸,小臉蒼白艱難的吸收空氣。

她面色保持平靜,實則暗中正強制性發力,忍着全身筋脈阻塞的痛苦,生生的把體內如頭髮絲般細的銀針逼出體外……

本就是強弩之末的身軀,現在強行破功打通封住的筋脈,喉嚨瞬間氣血翻湧,寒千影硬是全部吞回了腹腔。

力量瞬間恢復。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力量只能恢復一時,時間一過,她就會遭到反噬,到時候不用別人動手殺,自己也會心脈逆轉而亡……

封翊沒發現她的變化,而是取了一把寶劍過來,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打量冒着寒光的劍刃,俊逸的臉上浮上一股濃濃的殺戮。

「殺了多可惜,皇叔一向清心寡欲自居,想必是不能明白男女間的歡樂,這名刺客倒有幾分姿色,不如就直接挑斷筋脈,廢去武功,扔進勾欄院,若是死了,就把這副美人皮剝下,製成燈籠供人觀賞,大家覺得本王這個提議如何?」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面上帶着一種不以為意的淡漠,彷彿是在處理一件平常的事務,而不是在殺一個人。

沐王在世人眼中可謂是披着羊皮的狼,礙於對方的權威都不敢說,個個低頭悶不做聲。

但此話一出,在座的賓客無不倒吸一口涼氣,廢除武功充做**對於一個姑娘來說已經相當殘忍了,更何況是剝皮製燈……

沈冥池在他說完那些話時,如冠玉般的俊美容顏毫無波瀾,可隱藏在桌子下的手卻緊握成拳,連捏着酒杯的手都泛起陰冷的森白。

他在剋制,如今計劃未完成,不能因為一個部下就將所有的事情打亂。

一顆棋而已,沒了可以再多培養幾個……

沈冥池眼中不小心流露出的歉意成功的讓寒千影捕捉到了。

她慘淡一笑,自己不過是主人撿來的一個小乞丐,即使她是他的一把鋒利的刀,如今也不得不被對方遺棄了。

一顆沒用的棋子,就算她沒有被沐王殺掉,也會被主人派來人了解自己。

也罷了,主人對她有再造之恩,那就讓她為主人做最後一件事……

銀針已經全部逼出體外,寒千影恢復了一些武功,趁沐王不注意她猛的掙斷束縛手腳的鐵鏈,指刀迸出,迅速對沐王發起攻擊。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怕被傷到膽小的已經抱頭鼠竄,更有甚者直接藏在桌子底下瑟瑟發抖。

封翊沒想到寒千影竟然能衝破阻礙恢復武功,他躲閃不及,被她的指刀抓破了脖子,鮮血染紅了月白色的衣領。

忍着疼痛,他眼色陰翳,長劍冷光迸射出殺意,毫不猶豫地攻擊回去。

寒千影忽然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