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被虐殺後王爺後悔了] - 第7章 不速之客

等他們回到破廟時,已經是日落西山,天邊彷彿有被打翻了顏料,濃艷的色彩渲染了整個天際,一時間既絢爛又溫和。

踏着日落餘暉,兩個小孩的影子被拉的細長。

「等等!」寒千影突然出聲,後者疑惑地回首,面露不解。

她拉着布朗躲到被樹木掩蓋的一塊石頭後方,而他們前面不遠處就是破廟的門口。

此時門邊卻停着一輛塗著金漆,墨色底海濤浪紋繡的黑金色華麗馬車,在陽光下折射出淡金色的流光,木質四角頂各自掛着綢布燈籠,車邊還守着三四個抱劍的勁裝侍衛,神色嚴謹,目光如炬,警惕地觀察四周……

光看這行頭,不用想也能夠知道馬車的主人非富即貴,看來他們的地盤暫時回不去了。

「怎麼辦啊,我們的家回不去了!」

布朗中午沒吃東西,現在小肚子已經唱起了空城計。

寒千影吃了野果,還不算餓,但她作為姐姐,不能讓布朗餓着,可是這蛋沒有東西裝着煮,可怎麼吃啊……

「要不,我回去拿個東西出來?」破廟裡有他們唯一撿來的一口鐵鍋,實際上也不能說是鍋,那只是一個被丟棄的頭盔而已。

布朗卻搖搖頭,「不行,我和你一塊去!」那些人看着就好凶,他不敢讓她一個人過去。

寒千影見他這麼執着,只好答應了。

兩個小不點把蛋藏在外邊,互相捉抓着對方往破廟靠近。

守在門口的護衛發覺有人,臉上剛毅嚴肅,定睛一看,竟然是兩個拳頭大的小屁孩,渾身髒亂,衣服都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了。

「哪來的乞丐,趕緊走開!」那侍衛語氣嫌棄,上前就開始趕人。

布朗被推了一下,小小的身子差點摔倒,好在身後的小女孩扶住了他。

「叔叔,不要打我們~」小女孩聲音軟軟糯糯,稚嫩清脆,像是被護衛剛才的舉動嚇到了,聲音隱隱帶着一點哭腔。

寒千影閃着水靈靈的大眼睛,晶瑩的瞳眸覆上一層霧氣,頓時眸中波光粼粼,天真中又帶着一絲懼怕,白嫩的臉頰被曬了許久,腮頰紅了一團暈,小嘴癟癟的,樣子好不委屈。

護衛一愣,他沒想到這裡窮鄉僻壤的,居然蹦出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與那黑瘦的男孩相比,這小女孩長得倒是白白凈凈的。

另一個護衛動了惻隱之心,走過來拉他,有些責備道:「你說話別那麼大聲,主子還在裏面休息呢!」

然後,他又對着倆小孩略和氣地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寒千影黑羽扇般的睫毛上下扑打,雙眼染着碎星,燦爛又天真:「裏面有我們的東西……」

那護衛一聽,一下明白了過來。

原來這破廟是他們平時的住處,卻因為他們到來導致這兩個可憐的小孩不能回,可他畢竟是一個下人,也不能說些什麼。

「叔叔……」

「我進去拿了東西就出來,不會耽誤太久的,求你了,叔叔……」

小女孩眼眶紅了一圈,欲淚欲泣,小嘴緊抿,就這麼看着護衛,兩隻嫩白小手放在前面捏着衣服,透露着她的緊張和無助。

布朗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求着人的樣子,心裏不好受。

拉了拉寒千影:「姐,我不餓了,我們走吧!」

那護衛看不下去了,好心道:「罷了,快進去吧,你走路小聲點,我主人在裏面休息,惹惱了他誰都不好受。」

「嗯嗯,謝謝叔叔!」小女孩露出天真無邪的笑,模樣又嬌又憨,得了他的應允,邁着小短腿噔噔噔地往破廟裏面跑。

她確實不敢多停留,一進去就往唯一的佛堂里跑,他們的東西就藏在佛像底下。

剛一踏進門檻,正閉目養神的年輕錦衣少年,睜開墨色的眼睛。

少年年約十三大歲左右,玉冠束髮,錦紗對襟翻領袍衣裹住清瘦的身軀。

容顏是清俊極了的,只是面色略顯蒼白有種大病初癒的孱弱。

望着旁若無人慢吞吞地走進來的小乞丐,眼底疑惑,後轉變為嫌棄,卻沒說什麼。

寒千影低着頭不敢看坐在**椅子上的人,對方給她的感覺太壓抑,頂着那彷彿能凍死人的的目光,急忙鑽進供案底下扒拉出那被當做鍋的破舊頭盔。

抱好東西,她咧嘴一笑,貓腰爬出桌底拔腿就跑。

整個過程都被無視的封翊,臉色是病態的蒼白,雙臂搭在椅邊,慢慢的重新閉上眼睛,不予再理會。

身上的毒素還未徹底清除完,他現在不能隨意亂動。

布朗在外頭焦急等候,見寒千影小小的身影跑出來,他臉上欣喜。

「姐!」

「快走,我們去後面等着。」說罷,就拉着布朗離開,往破廟後方的院牆走。

他們走後不久,又有一輛馬車停在他們剛才的地方,與早來的那輛馬車相比,這輛馬車顯得樸素又低調,轎檐下垂掛着一個寫有燙金色「沈」字的掛牌,駕車的只有一個年輕的帶刀護衛。

守在門口的侍衛瞧見那馬車,各自對視一眼,其中一個進去通報。

馬車上下來一個人。

來人甚是年輕,約莫比廟中的少年年長那麼五六歲。

高挺的鼻樑,劍眉寒目,容顏俊美卻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