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後,我成了當朝首富!》[被休後,我成了當朝首富!] - 第4章 初見

熙熙攘攘的商寧縣大街上,一輛馬車穿越人海,緩緩停在縣衙門口。

車中男子修長如玉的手掀起車簾,露出一張俊美雋秀的臉龐。

「大人!」

一位老婦人跌跌撞撞撲倒在車前,跪下聲嘶力竭地哭喊道。

男子加快下車的動作,疾步上前攙扶該婦人:「您先起來,何事如此慌張?」

街上來往的行人漸漸聚了過來,臉上全是看熱鬧的興緻勃勃。

「大人!您要為老婦人做主啊!」她抽抽噎噎地坐在地上將事情說來——

「我兒前幾日上山,獵了一頭野豬,身受重傷躺在床上,老婦人今早和老頭子趕到集市,想着賣了豬肉換錢給兒子治病——」

「一位客人過來,說要將整頭野豬全買了,我們高興壞了!結果在付錢時,那天殺的聲稱沒有銀子,拿出五貫錢交予我們,就抬着豬走了!」

接下來的結果圍觀人群幫他說了:「我猜這五貫錢一定不足五千文!」

老婦人憤恨道:「可不是!我與老頭子一數,統共只有四千七百文,竟生生少了三百文錢!」

「可這頭野豬是我兒用性命換來的,他還在家等着換來的錢治病,大人,您一定要為民婦做主啊!」

圍觀的百姓有相同經歷的,感嘆道:「最近縣裡這股歪風邪氣漸長,我家鄰居也受過這等誆騙!」

原本是一千文錢串作一貫,但總有人受到利益驅使,悄悄解下幾枚銅板。

為了在重量上不至於縮水太多,每貫錢最多也就偷減幾個,再多卻容易被發現。

像今天這樣五貫少了三百文的,實在前所未有。

有人直接開口請求道:「唐大人,您一定要查清楚這件事情,狠狠教訓那些不幹人事的鼠輩!」

唐玉栽眉頭輕皺,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這些老百姓的小把戲他其實也知道,但之前每貫錢上只少個幾文錢,數量又多,他實在管不過來。

如今居然有人膽子大到每貫錢取下數十之數,實在不能縱容!

「老人家,你先起來,隨我進去將事情原委說個清楚,您放心,一旦查到罪魁禍首,我必嚴懲不貸!」

他臉上鄭重其事的表情,讓周圍的百姓十分安心,紛紛誇道:

「我就說唐大人心繫百姓,不可能不管這事的!」

「自從唐大人任商寧知縣,縣內的治安確實好了很多,唐大人是一位好官啊!」

這些話雖然只是輕聲的嘀咕,但混在人群中的宋扶琳卻聽了個一清二楚。

她眼珠子一轉——

這位唐大人似乎清正廉明,那幫他們家在商寧縣落戶,應該問題不大吧?

「大人,我也要報官!」一道清亮的女聲從人群外傳了進來。

大家紛紛開道,讓她走上前來。

唐玉栽看着面前清麗溫婉的面容,輕聲問道:「姑娘有什麼冤情?」

宋扶琳看了看周圍的人,悄聲道:「此事不便在大庭廣眾之下細說,可否讓我進去細細告知大人?」

唐玉栽端詳她片刻,最終點頭道:「你跟我來。」

兩人攙扶着老婦人進了門。

一進屋裡,茶還沒喝一口,他仔細問過事情的經過,立刻吩咐捕快:「趙春,你立刻前往這位老人家說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買她野豬的人!」

老婦人掙扎着起身:「大人,我家老頭子還在那裡,要不我跟着去吧?」

他轉身安撫道:「不用,您就在縣衙好好歇着,等他把人帶回來。」

一旁的趙春應道:「是!」

在等待的時間裏,他問道:「姑娘所遇何事?現在可以說了。」

宋扶琳見他沒有把老婦人請出去的打算,硬着頭皮道:「大人,是這樣的,我和父母剛從其他縣搬過來,你看能在商寧縣落戶嗎?」

唐玉栽臉色一正,嚴肅道:「戶籍之事關乎人口歸屬,隨意不可變動!你可還有其他事?」

他語氣堅決,沒有一絲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