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休後,我成了當朝首富!》[被休後,我成了當朝首富!] - 第6章 對決

唐玉栽見她烏漆嘛黑的臉上露出皓齒,莫名被這頗有喜感的一幕逗笑,心頭閱覽公文的煩躁一掃而空。

「先擦擦臉,東西拿來我看看。」 一張手帕迎面丟到宋扶琳臉上。

她將手上的東西遞過去,拿起帕子胡亂擦了擦臉,結果擦出一帕子灰。

心裏有點崩潰,但面上還表現得若無其事。

唐玉栽解開手中物件面上覆著的薄紗,露出一個粗糙的陶瓷碗。

碗的做工實在算不上精細,就是尋常百姓家中常用的粗瓷大碗。

然而,他的眼睛卻突然瞪大,因為這普通的碗中裝着世間罕見的藝術品——

潔白晶瑩的顆粒平鋪在碗中,纖塵不染的色澤與灰撲撲的碗壁形成鮮明對比。

就算不能食用,放在家中觀賞也是極好的,他心中如此想。

宋扶琳催促道:「快嘗嘗看!」

唐玉栽心中已有定論,但看着她期待的眼神,還是輕輕拈起糖粒放入口中。

不出所料,甜蜜的味道在舌尖暈染開來,比之集市上的石蜜似乎略勝一籌。

他將舌尖上的糖吞化後,鄭重對宋扶琳道:「姑娘大才,唐某佩服!」

宋扶琳滿意地點了點頭,道:「那你說,這東西夠不夠換三張戶籍文書?」

她下巴微抬,看着唐玉栽的眼神既傲嬌又洋洋自得。

唐玉栽連連點頭:「完全夠了,我這就吩咐底下人着手辦理此事。」

嘿呀!這就是「五天前你對我愛答不理,五天後我讓你高攀不起」的古代版本,宋扶琳心裏真是暢快!

暢快過後,她還記得自己的目的。

「大人,這法子獻給你,你打算怎麼做呀?」她不自覺湊近唐玉栽身邊。

唐玉栽想了想:「自然是儘快付諸行動,建作坊投入生產。」

宋扶琳撲閃着大眼睛,開口道:「是這樣的,這法子是我想出來的,沒有人比我更懂怎麼製作,那能不能把負責作坊的工作交給我?」

唐玉栽一言戳破她的心思:「你想要插手此事?」

宋扶琳挺直腰背:「小女子不才,雖沒認真上過學堂,但心靈手巧,心思活泛,你看我只稍微動一動腦筋,就想出了這白糖製造的法子,要是得大人看重,沒準能想出更多有益民生的點子呢!」

這話簡直把自己誇成了一朵花,臉皮不要太厚!

唐玉栽失笑出聲:「本官還未見過把自己誇成這樣的!」

宋扶琳腹誹,那是你沒經歷過現代的招聘,為了競爭上崗,只有你不需要的,沒有我不能吹的。

她這才哪兒到哪兒!

「所以大人是同意了?」

唐玉栽端正神色,細細考量這件事的實施細節,發現確實沒有比她更合適的人選,於是應允:「行了,這事就交給你吧!」

宋扶琳成功謀到了自己想要的,屈身作禮道:「謝謝大人!」

她從堂中離開後,來到戶房拿到這幾日報銷的銀子,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回到家,宋母嗔怪道:「你去哪兒了?怎麼出門也不說一聲?」

「娘,爹在家嗎?」她可知道,自從租了這房子後,宋父心裏一直懸着塊石頭,就怕他們無力承擔租金。

宋母道:「在呢,就在房裡!」

她拉着宋母來到屋子裡,當著兩人的面大聲宣佈道:「爹,娘,我找到事做啦!」

宋父和宋母對視一眼:「閨女,你這啥意思?」

她假裝咳嗽兩聲,道:「縣令大人準備建一個作坊,誠心誠意聘請我當負責人!所以你們不用再擔心房租的事啦,等我攢夠了錢,咱們把這個院子買下來!」

「閨女,你是說真的?」宋母難以置信地確認道。

宋父接着道:「你不是騙我們的吧?縣令大人又不認識咱們,怎麼會選你當負責人?」

宋扶琳把自己去縣衙的事一一說來,不過省略了自己獻上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