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弱書生:卻成了反賊王!》[本是弱書生:卻成了反賊王!] - 第10章 壓寨夫人李清照

「你說誰?」

周武擰起韓五,後者忙把破爛的衣裳系在腰間,回到:「好漢,她乃是朝廷兵部侍郎,李格非之女李清照」

我擦咧?

千古第一才女,生當為豪傑,死亦為鬼雄的,婉約派詩人李清照!!

周武一把扔下韓五,拿開面鎧慢慢走上前去,被李逵抓住臂膀的女子看起來不過十七八,容貌算不得絕世之姿,可神色頗有一股傲氣,縱然見到院子里這般血腥場景也強忍着淚花,看着向她走來的周武。

「你們是何人,可知襲擊朝廷禁軍,殺害朝廷命官是誅九族之罪,以謀反論處!」聲音清脆,害怕與強撐交雜。

「綉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周武突然念了這麼幾句,李逵翟讓等人頓時摸不着頭腦,明白這是詩詞的徐世績也納悶,大當家這檔口這麼念起詩來了?且這詩詞明顯是女兒家閨情啊,大當家你念合適么。

「你,,你,,你是如何知曉」李清照聽到這一闕詞,一下子呆住了都忘了這是屍山血海,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這人怎麼知道她的香閨詞,女兒家心思一下暴露,臉唰的就紅了。

「呵呵,我本是不知的,可一見你就知道了,我可是你的迷弟」周武這會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要是李清照代表朝廷讓他招安,他估計都能想都不想納頭就拜。

「賊子!剛開我女兒!!」

「爹爹!」

這時陳勝也押着一人出來,身穿着素服,應是睡覺了,而李清照卻是穿的整齊,可見熬夜才能有靈感寫作啊。

「爹爹,你無事吧」李清照上去推開陳勝,後者見周武沒發話也就讓開了,扶着自家爹爹李清照才覺得後怕不已,緊盯着這群不知什麼來路的人。

「你們是何人!膽敢襲擊衙門重地,殘殺我大宋將士!!」李格非聽到外院有響動,心知有事情發生,還沒來得及穿上衣服就被陳勝給捉了來,這下算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地上一地殘肢斷臂,他頓時目眥欲裂指着周武怒呵。

「老泰山在上,小婿周武,無字號,乃是逐鹿大當家,給您老見禮了」周武一番話,氣的兩個人怒氣上頭。

「放屁!」

「無恥!」

一男一女自然是李格非與李清照父女,真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李格非氣的整個人都抖了起來,伸手指着周武:「賊子,休得胡說八道!我女兒早已定親,女婿乃是宋朝指揮使,你到底是何人!!」

「哦,指揮使?」周武伸手一指您不會說的是他吧?

李格非李清照向他指的地方看去,兩個人掛在牆上,火光映照下像兩條死泥鰍,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明誠!!」

「他,,他,,就是,趙郎,,」

二人雙雙暈倒,周武一個健步上去只抱住李清照,至於便宜岳父推給了陳勝,這時城外宋江等人都進得城中,看到衙門內的場景無不震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