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弱書生:卻成了反賊王!》[本是弱書生:卻成了反賊王!] - 第6章 摧枯拉朽

翟讓本以為這山寨沒什麼,可見到那些身穿甲胄騎着戰馬的山匪才知道,別人雖寨小可實力卻是不容小覷。

不說他全盛時有多少馬匹鎧甲,就算他帶來的這批精銳弟兄,也不過一人一片護心鏡罷了,於別人完全比不了,只勝在個身體強健不似這些人這麼瘦弱罷了。

「大當家,這便是你昨日一人斬殺的繳獲?」單雄信也不敢置信,他雖有飛將之名,可單打獨鬥幾十名精銳士兵,能勝也是慘勝搞不好還會重傷不治,軍隊作戰可不是江湖鬥毆,武力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呵呵,那是他沒見過真正的極致武力!

周武接下來會讓他見識見識什麼叫萬人敵,見翟讓羨慕看着一隊身穿鎧甲的山匪,他深知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對,招手讓陳勝過來說幾句,後者點點頭反正都是大當家弄來的,給誰都是大當家決定。

「哈哈,二當家,單老哥,徐老哥,覺着宋軍甲胄與隋唐如何?」周武過來看着三人笑問,他也想知道知道隋唐軍隊器械怎麼樣,翟讓羨慕的看了幾眼說道:「這宋朝軍伍戰力在諸國之中最末,可起軍械器具確實諸國首屈一指,比大秦銳士還要強上三分,至於隋唐也只有玄甲軍,與執金吾可比他們強些,但是大宋還有皇城司戴御器械,聽說他們的裝備更是精良!」

嘖,這宋怎麼到哪裡都是墊底啊,周武心中瞭然難怪宋能佔據江南這繁華之地,憑的就是戰力不夠裝備來湊,確實那昨天那刀只是隊正的武器,連砍幾十人而不斷算是很不錯了。

「本當家也是剛開張,手裡甲胄不多,這二十副你們先挑些精銳用着,等下山幹了這票以後人人帶甲不在話下!」周武指着送來的甲胄說道,翟讓一愣這大當家是真的豪爽還是另有所圖,亦或是收買人心?

別看這只是二十副甲胄,可若真要去買每一副都價值千金,翟讓有些不自然的推拒到:「大當家,這怎麼行俺們新來寸功為例,如何能受這等大禮」

「是啊,大當家無功不受祿,我等實在是愧不敢受」徐世績,單雄信也是推辭不受。

周武翻身上馬,看着幾人說道:「本以為幾位都是真漢子,想不到如此不爽利,區區幾副鎧甲算的什麼事!與我去殺上一場有多少要多少!」

說完周武就當拍馬出了寨門,翟讓一想也是自己都入了寨這般推辭顯得小家子氣了,當即讓人換上跟着周武下山而去,逐鹿寨第一次出擊有些慘淡,加上新來的一共也就一百六十八人,若不是周武弄來了甲胄真有些不夠看。

「大當家,咱們這點人馬真要去硬拼那二百宋軍么?」宋江前來詢問,二當家翟讓三當家陳勝也是對此懷有疑慮,說是宋軍戰力孱弱可能在這大爭之世立足又能弱到哪裡去?

臨安城三十萬禁軍可不是說笑,誰要硬抗也得考慮再三。

「怎麼你等怕了?」周武掂量了下手中的刀覺着實在是太輕了,不趁手什麼時候有條件整個重武器才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