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 第5章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

果不其然,大勢不可變…

林震天夫婦被活活逼死,整個福威鏢局亂成一團,家丁與侍女四散,人人驚恐。

一切因為青城派的余滄海的傑作,美其名曰為兒報仇,大殺四方…

「各位武林同道,既然林震天夫婦已死,賣岳某一個面子,放過林平之。」

一聲沉穩,鎮壓全場,號稱江湖老好人的傢伙,終於壓場而來。

人稱岳老師的岳不群,氣場十分之大,特別是衣冠楚楚,一派君子派頭,在江湖之中,有君子劍之稱,令五湖四海之輩敬仰。

華山派經凋零,岳不群地位是五嶽劍派的一方之主,實力中等偏上,面對華山派逐步衰敗,也無力回頭。

當年的劍宗與氣宗之爭,造成內憂外患,令華山派一落千丈。風清揚被算計之後,看淡江湖,隱世不出,造成華山派的尷尬地位。

不復當年的五嶽之首。

導致後來的岳不群走上不歸路,自宮修鍊辟邪劍法,一步步走向滅亡,華山派從此淪落為二流門派。

在人群之中,一位絕色佳人,身材窈窕,一身靚麗的宮裝,優雅高貴,披肩長發及腰,臉帶紅色的蠶紗。

「岳不群果然不一樣,一等一的人才,不愧是自宮一脈的狠人。」

東方不敗優雅一笑,玉唇晶瑩,風輕雲淡的看着一切。

福威鏢局門口之外,薈聚了各路武林人士,不是來看戲,便是渾水摸魚,都想趟一趟渾水。

「余掌門,你意下如何?」岳不群一甩摺扇,目光炯炯,凝視余滄海的一舉一動。

余滄海是青城派一脈的掌教,真正的挑事之人,有一股凌厲的氣息,震懾全場。

「給你面子可以,據說林家上一代家主林遠圖有一門辟邪劍法,若是交出與天下人瞻仰一番,余某就此打住…」

余滄海微眯眼神,勢在必得的架勢。

場面一顫,氣氛壓抑。

在諸多江湖人士當前,此戰必不可少,稍微不慎,就是流血千里,屍橫遍野的悲劇。

「余滄海,得饒人處且饒人,已經弄的他家破人亡,如今更要掠奪別人家傳功法,簡直妄為名門正派。」

這時候,一群尼姑浩浩蕩蕩的進來,正是恆山派。

「定閑師太,沒想到你在附近….」岳不群微微拱手,表示禮儀。

「五嶽劍派乃天下正道之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乃是分內之事。」

定閑師太剛正不阿,一派浩然而來。

她屬於五嶽劍派中,恆山派的三傑之一,為數不多的正直之人。

「定閑師太…你很好…」余滄海被氣了,帶了一頂巨大的帽子,滿臉不爽,道:「很好…五嶽劍派不愧是武林領袖,山水有相逢,余某領了…」

「江湖敗類…滾…」定閑師太更直接。

一代青城派掌門的余滄海,滿腔怒火,不敢發飆,無論是華山派的岳不群,還是恆山派的定閑師太,不是等閑之輩,只能作罷。

他氣沖沖離開,一片江湖人士也是掃興離開,本以為一場大戰,轟轟烈烈,卻慘淡收場。

東方不敗平靜如水,一直關注局勢。

對於恆山派出現,稍微有點意外,旋即釋然了一些,田伯光被閹割,就沒有想將小尼姑依琳被騙的橋段。

「多謝師太出手,與岳掌門出手,我林平之無以為報….」

林平之滿臉滄桑與悲涼,微微一鞠躬拜下,那隻緊緊捏着的拳頭,啪啪作響,充滿了仇恨。

一夜之間,家破人亡,任誰無法釋懷。

「林平之,你處理一下家事,過兩天我再來…」

岳不群沉默一下,最終露出了野心,這是他的第一步。

人去樓空,昔日的福威鏢局一片寂靜,林平之傷心之餘,抱着父母的屍體,一步步進入祠堂,哭了半天,幾乎聲音都沙啞。

林平之原本是一位美男子,富貴都雅,長身玉立,玉樹臨風。林家繁榮之前,更是養尊處優的一位大少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