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 - 第3章 初始資金到手

莫宇站在自家門口沉默了良久,還是敲響了房門。

「媽,我回來了!」

裏面的紅黃木門先被打開,看到那多年未見的面容莫宇也是抿了抿嘴。

可曹芳琴女士絮絮叨叨:「這麼大個人了,出門還不帶鑰匙,怎麼樣,錄取通知書拿回來沒有?」

「天都黑了,還沒吃飯吧?」

「快點吧,我和你爸都等你好久了。」

還是熟悉的味道,莫宇咧嘴笑了一聲,給了母親一個熊抱。

莫宇一米八的身高直接蓋過了母親那瘦小的身形。

「媽,我已經十幾年沒見過你了。」

曹芳琴一愣,慈笑道:「說什麼糊話呢,快進來吃飯。」

莫宇鬆開後便蹦躂進客廳,隨口叫了聲爹就隨手把錄取通知書一甩在茶几上,開始吃飯。

「幹嘛啊!」

曹芳琴飛快的跑過來拿起錄取通知書,如視珍寶一般的小心拆開。

埋怨道:「你還想不想上大學了。」

莫宇輕笑一聲,心想又不是第一次上了。

直到曹芳琴女士看到「茲錄取莫宇至本校金融數學專業」幾個大字才放下心來。

「京城大學,考得不錯,開學那天我們會送你去的。」

莫宇的父親莫飛雄爽朗說道。

顯然兒子高考上榜,成功錄取一流大學他很是高興。

「不用,我這麼大了,肯定是要自己去上學的。」

莫宇話還沒說完。

曹芳琴就不樂意了:「那怎麼行,一個人去我們也不放心呀。」

「有什麼不放心的,我這麼大個人了,丟不了。」

「學費呢?」

「我一樣揣着。」

見曹芳琴還想說,莫宇搶先一步道:「我這麼大了,也該獨立了,你們照顧得了我一時,照顧得了我一世嗎?」

「大學開始就要一個人生活了,自己去報名正是獨立的第一步。」

「我自己去你們也省的麻煩,可以不用跟單位請假。」

重生前莫宇就沒讓父母倆送,這次肯定不能讓他們送的。

曹芳琴女士還是有些不高興,但拿兒子沒辦法,只好求助莫飛雄。

莫飛雄是不想加入他們的戰爭,但奈何曹芳琴的眼神太…..

「兒子長大了啊…」

猶豫半晌,莫飛雄還是感慨一聲。

雖然家裡人想送獨生子到學校的目的沒有達成,但這頓飯吃得也是十分溫馨。

莫宇淺談了一下大學創業的事,並告訴二老不用給他打錢了,他自己能賺。

氣得曹芳琴直呼,「你這麼能耐還要我這個媽做什麼」。

晚飯結束後,莫宇躺在床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

床頭柜上還放着一個小盒子,裏面正是那株蘭花。

回家前他已經把消息放出去了。

就等有緣人來主動聯繫他了。

這一晚莫宇睡的很沉,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

清晨的一縷溫煦的陽光已經打進他的窗檯。

迅速環顧了一圈四周。

還是老式的撕頁掛曆,陌生又熟悉的書桌、衣櫃、房間。

看樣子是回不去了。

莫宇手臂枕着腦袋,想着重生一次該怎麼活。

總之肯定不能當舔狗,再不濟也得做個舔狼啊。

呸,做舔狗永無出頭之日,女人只會喜歡渣男。

睡不着了,起床洗漱。

莫宇準備出去買早飯,家裡肯定是不會做的。

莫雄飛是在供電局工作的,曹芳琴則是在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