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 - 第5章 你以為校花在你家?

顧晚清看着突然動員起來的值班**,再傻也知道局裡有大動作了。

「難道莫宇真的是來報警的?」

「那我還一直糾纏他…..」

「他剛剛還說對我沒興趣…」

「晚清,爸爸先出警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顧雲飛說了一聲就上車了。

顧晚清慌張的神色漸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茫然。

莫宇後面出來看見一臉失魂落魄的校花沒搭理。

徑直朝外面走去。

「莫宇!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顧晚清叫住了他。

「嗯?沒有啊,你在想什麼呢。」

「哦…那你走吧。」

莫宇點點頭就走了。

而顧晚清也從此刻,變得患得患失了起來。

從莫宇這兩天對她的態度來看。

或許真的對她沒有興趣了。

回到家後,莫宇癱在床上。

一天幹了兩件大事,總共賺了六十萬,對他來說還是有些滿足的。

談不上累,但也蠻充實的。

據他所想,好像近兩個月也沒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可是他還是準備在上大學之前,把現有的資產翻上一翻。

兩天後。

連環殺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成郝仁的抓捕非常成功。

據說當時成郝仁被抓捕的那一刻人都是懵的。

他實在想不通他已經夠小心了怎麼還是被逮到了。

為此,上級機關單位特意為航城**局召開了表彰大會。

顧雲飛也是受到了上面褒獎。

一層一層下來,顧雲飛也是帶着一面錦旗來到了莫宇的家裡。

而此時的莫宇還在打桌球呢。

……

樂迪桌球室。

「宇哥,你這兩天跑哪兒去了,約你一次也太難了。」

鄭升抱怨道,以往他們倆都是形影不離的。

喝了口可樂的莫宇咂咂嘴:「沒啥,就是談了兩個幾十萬的小項目。」

鄭升一口鹽汽水差點噴了出來。

「宇哥,你啥時候教教我裝比唄。」

「感覺你裝的好有逼格。」

莫宇笑笑沒接話。

「對了,宇哥,鄧班長組織的畢業旅行你去不去啊?」

「不去,小屁孩組織的過家家,沒意思。」

「可是顧校花聽說要去誒,你也不去?」

鄭升對着莫宇擠眉弄眼的說道。

莫宇瞥了他一眼:「她去不去跟我有什麼關係。」

「回去了哈,下次約。」

擺了擺手,就回家了。

莫宇想着自己是不是應該買一輛車代代步。

總是騎着個單車也不是辦法。

總不能談生意還打的吧。

他決定等**到賬了就買一輛。

回到家開門看到客廳里有不少人,頓了頓,又回頭看了一眼門牌號。

嗯。沒走錯。

「莫宇回來了?快過來,叫顧叔叔。」

曹芳琴連忙拉過莫宇跟他說道。

莫宇一看是顧雲飛,點點頭:「顧叔叔。」

當然旁邊還有一個嬌俏清純的顧晚清。

「媽,家裡來客人了怎麼不跟我說一下,我好早點回來。」

莫宇捅了捅老母親問他爸跟顧雲飛那相談甚歡的架勢是怎麼回事。

「你顧叔叔跟你爸以前是戰友,同一個班的,後來退伍後失去了聯繫。」

曹芳琴笑眯眯回應。

感情還是老戰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