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表白被拒,我跟校花爺爺拜把子] - 第7章 成年人就是要成熟

莫宇的姑姑酸味十足的道。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考了個好大學嘛。」

「我家嘉悅肯定也能考上的。」

說完還揚了揚腦袋,看模樣,肯定是對孩子的能力很有信心。

只是在一旁唯唯諾諾不敢說話的李嘉悅眼神中卻充滿了無助。

孩子眼裡已經沒有光了。

莫宇二姑家的孩子明年也準備參加高考了。

可是他的成績他自己心裏清楚。

要說他的水平考個二本還好說。

想考上京城大學,真的是做夢無疑。

就因為他母親的攀比之心。

日後他的學習生涯又會負擔百倍。

李嘉悅撇了撇嘴,她已經想好學習上怎麼擺爛了。

有些偏執的家長就是這樣,不關注孩子們的身心健康,只知道叫孩子讀書。

讀死書,甚至還會逼迫孩子學習,美名其曰為他們好。

實際上是為了滿足自己畸形的攀比心。

這樣只會壓制孩子的讀書**,激發逆反心理。

莫宇二姑見眾人儼然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頓時轉了轉眼珠子,看着莫宇揶揄道:「聽說你在學校里跟女孩子表白被拒絕了,下着大雨失聲痛哭跑回家了?」

莫宇聽後人都麻了,表白失敗是真的,什麼雨天失聲痛哭什麼鬼?自己分明是回到家矇著被子躲起來哭的啊!

將目光看向角落裡有些顫抖的李嘉悅,莫宇一下子就知道了怎麼回事,趕緊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毀謗,一定是有人毀謗我我啊!」

莫宇沒想到那天動靜鬧這麼大,連同校的李嘉悅都聽到了自己的表白被拒的丟人事迹。

馬上就高三了,天天不想着學習盡打聽這些。

曹芳琴聽後十分疑惑:「你在學校里跟別人表白了?男的女的?」

莫宇臉都黑了:「媽,我能找男的嗎?!」

二姑表情有些驚訝:「莫宇喜歡男孩子?」

莫宇有些受不了了,老一輩的爭鋒相對果然危險,本來就是雙方互相炫耀。

沒想到引火燒到自己身上了,得趕快脫身。

「嘉悅,你跟我出來一下!」

聽到這話李嘉悅臉色一白,滿臉不情願得挪着小碎步跟着莫宇走出去。

剛走到外院的李嘉悅雙手抱頭,連忙求饒道:「表哥!我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在飯桌上媽媽心情不好,我只好跟她分享一下自己在學校聽到的趣事。」

莫宇看着這個比她小一歲的表妹,印象中還是小姑娘家家的小女孩也已經長得亭亭玉立。

清秀的面容帶着尷尬和愧疚,一襲素白色連衣裙的映襯下儼然一副鄰家小妹的模樣。

莫宇當然不能像小時候那樣打她屁股,沒好氣的問道:「說完後你媽開心沒?」

李嘉悅展顏道:「笑得可開心了,之前的陰霾都一掃而光了。」

看到莫宇臉色難看她趕忙說道:「我爸爸沒笑!」

莫宇聽後臉色緩和了一些:「二姑夫還不錯,下次給他帶兩包好煙。」

「不過我爸爸把這個消息跟村口的大嬸大媽說了。」

莫宇:「?」

「就是那群一天天閑着沒事就談論別人私事的大媽們?」

莫宇一翻白眼:「完了,消息落到她們手裡我這一世英名都要被玷污了。」

在這個年代。

各大高校還沒開始擴招。

大學生的名頭還是有些值得誇耀的。

就這樣,莫村出了一個高材生的消息不脛而走。

畢竟村裡的大媽就是妥妥的情報中心局。

不談國家大事,一些生活的瑣碎小事,只要讓她們知道。

保准沒過一天,整個村都知道了。

誇張點的,隔壁村都瞭然了。

還有不少鄰居要給莫宇說媒。

「失戀大學生別迷茫,誰家閨女真的很不錯。」

莫宇是真的無所適從,躲親都躲不來及,只想着快點離開這個令他傷心的地方。

與此同時。

「爺爺,你這株蘭花好好看呀。」

「哈哈,這就是你那個同學賣給爺爺的呀。」

顧軍國喝了口茶,不緊不慢的說道。

看着顧晚清的眼神中寵溺意味毫不掩飾。

「你要是喜歡的話,爺爺忍痛送給你也行!」

「啊?你是說莫宇嗎?」

顧軍國笑着點頭。

「我才不要他的東西!」

顧晚清一聽跟莫宇有關係,嘴巴嘟囔着搖頭。

逗得顧軍國哈哈大笑:「我的傻孫女,這是我花錢買的,怎麼能說是他的呢?」

「那也不要,爺爺你自己留着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