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 - 第一章 王爺,醉酒後是不能人事的

三月,初春,桃花開得正艷。

祁王府,燈火闌珊,一片喜慶。

景行閣內,明亮通紅的燭火下一個穿着大紅喜袍的俊美男子帶着一身酒氣,掀開了紅蓋頭,仔細端詳着眼前的女子,手指緩緩划過她白皙透亮的臉龐:「手如柔荑,膚如凝脂,臉如蝤麒,齒如瓠犀。」

「嗯,不錯,總算沒有太讓人失望。」

突然,燭火被打滅,鮮紅的帳幔垂下,男子冰涼柔軟的唇封住了她的唇,身上的酒氣在這狹小的空間里瀰漫。

許萇楚的衣衫從她圓潤的肩頭滑落,露出雪白光滑的肌膚。

月光下她的臉頰緋紅,雙唇豐盈,李霽珩見狀,竟恍了神,轉過頭,閉上眼,彷彿在剋制着什麼。

「唔……」許萇楚的耳垂被他輕輕啃咬了一口,吃痛的嚶嚀一聲,一聲叫喚,身上男子的酒意也不覺醒了半分,很快,雙眸里的冰霜逐漸被慾念代替。

他翻身,壓着她。

許萇楚感到身體一陣疼痛,卻沒有大聲叫喊,忍受着他的肆虐與火灼,雙手也不自覺的撓抓着他厚實的臂膀。

不知過了多久,窗外微風拂過,沒能掩蓋床上男子的低吼。

門外,許萇楚的陪嫁丫鬟海棠睡了一覺又醒來,聽到裏面終於沒動靜了,揉了揉雙眼,轉頭對一旁祁王的貼身侍衛顧鳴問道:「停了?」

顧鳴腰背挺直,和白日時一般精神,眼皮向下點了點,算是默認。

「終於停了,這都幾更天了」海棠滿臉心疼的看了一眼房門方向,有些幽怨:「真是辛苦小姐了。」

清晨,許萇楚像往日一般在床上伸着懶腰,嘴裏發出慵懶的聲音,朦朧中感受到一雙不可思議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讓她不由得感到有些壓迫感。

「這世間竟有如此粗魯的女子。」

一個低沉的嗓音響起,渾身上下透露着他的不屑和嫌棄。

男人的聲音,嗯?男人!

反應過來的許萇楚一下子清醒了,坐起來後才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又忙拿起被子擋在胸前。

許萇楚忍不住懊惱,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現在是在王府,不是在自己房間了,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試探的問道:「你就是,傳說中的祈王李霽珩?」

祈王李霽珩,十六歲便立下赫赫軍功,如今這幾年天下太平,便長居京城。因為鐵面無私,尋常人家不敢惹的達官貴族和貪污受賄,通常都是向他遞上一紙訴狀。

而許萇楚是當今太醫院院史的小女兒,其父親曾是通過選拔進宮的小醫官,因先皇當年被宰相李光斗迫害,鴆毒發作,氣息薄弱將絕時,是許殊冒着殺頭危險,用一顆百霜丹將先皇救活。從此被加封太醫院院史,而這一門婚事,也是先皇當年特意賜婚。

許萇楚一邊整理着衣衫,一邊仔細端詳着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恍惚又清醒,原來自己的夫君長這樣。

看得出來,他不是很想理會自己,只自顧自的依次將內襯,外襯和鞋子穿好,最後別上雙龍玉佩。轉頭看向許萇楚時還特意重重提了提腰帶,他什麼意思?

「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