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 - 第二章 回來洗手沒

只是這讓顧鳴百思不得其解,為何王爺要將許萇楚送去刑部司,這哪裡是尋常女子能待的地方。

若是真的不喜歡王妃,大可把她休了去,為何又把她交給郭友道,這很明顯就是想讓他好好照顧王妃,顧鳴搖了搖頭,真是想不明白。

晚上,許萇楚正在膳房門外看着嬤嬤煮荸薺羹,口水都快要流到地上了,突然一隻大手搭在了她的肩膀,。

「海棠別鬧,趕緊回去把風。」

「小姐,把風也沒用了……」海棠的聲音有些顫抖,「真是沒用……」話還沒說完,便回頭看到李霽珩的清俊的臉在自己眼前。

「王……王爺?」許萇楚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膳房裡的嬤嬤,咽了咽口水,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海棠,海棠心虛的往李霽珩身後靠了靠。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偷偷讓嬤嬤把陛下剛賞賜給我的珍珠荸薺給燉了。」

「荸薺清熱解毒,我這兒是讓嬤嬤燉給王爺喝的,我不過是想先嘗嘗口味合不合適罷了。」

李霽珩湊到許萇楚耳旁小聲說道:「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把風?」

「因為想給王爺驚喜呀。」

許萇楚皮笑肉不笑,沖一旁的海棠眨了眨眼,海棠忙上前跟着附和。

「那便讓嬤嬤端到書房,好讓我嘗嘗這是什麼味道,也不算辜負你的一片心意。」

他就是故意的,許萇楚心裏暗暗罵道。

許萇楚給李霽珩盛了一碗,順帶撒了些煮熟晒乾的薏仁上去,接着又給自己盛了滿滿一碗,才心滿意足的喝了起來。

「聽說這兩天你一來,便幫刑部司破了三樁冤案,讓邢部司都熱鬧了起來。」

李霽珩用勺子舀了一口荸薺羹,點了點頭,這丫頭,還挺會吃。

「嗯。」許萇楚並不覺得這是什麼稀罕事,既然是讓她去刑部司,那當然就是幫忙斷案了。

「郭友道挺有意思的,想不到堂堂大理寺丞的兒子願意做捕快,一看平日里就沒少出現在兇案現場,主要是他對京城很是熟悉,帶我去吃的栗子糕真不錯。」

「兩天斷了三個案子還有空去吃栗子糕?」李霽珩眉頭微皺,彷彿不太相信她說的話。

「這又不衝突。」許萇楚一下子就把荸薺羹喝完了,又順勢把剩下的全倒自己碗里。

李霽珩不說話,待許萇楚把羹湯全部喝完,舒服的嘆了一口氣,靠在椅子上,才讓她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好好與他說說。

「第一個呢,是丈夫長期在家毆打妻子,妻子心生怨恨,當天妻子故意激怒丈夫,把動靜鬧大,好讓周圍鄰居都聽到,待丈夫離開後再用繩索將自己勒死,偽造成丈夫殺了自己的假象。」

「那你是如何斷定是自殺,而不是他殺呢?」李霽珩饒有興緻的看着許萇楚,她認真的樣子倒也有幾分討喜。

「首先,若是兩人在爭執之時匆忙殺人,慌忙之中定是從後面將繩子交叉勒緊,達到快速殺人的目的」說著,許萇楚環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一個被勒的動作。

「但人在憤怒的時候,怎麼能忍受再給繩子打個結呢?這個從屍體後脖處的淤青可以看到這個結還是個反手結。」

「若是丈夫有意慢慢折磨,但我們卻沒在屍體手掌上發現任何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