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別跑!王妃你的案子還沒破] - 第四章 回門宴

「還愣着幹嘛?」李霽珩轉身準備離開,見許萇楚杵在原地,還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許萇楚臉色有些不自然,語調也比方才說案件時要低了許多:「王爺……明天是我們大婚第三天,要回門。」

靜默半刻,李霽珩緩緩開口:「你想怎麼樣?」

「我想問問,王爺明天是否有空,能否抽出一頓晚宴的時間隨我回家一趟。」

「爹娘總是擔心我出嫁之後過得不好,若是王爺能幫萇楚這一次,萇楚定當感激不盡。」

感激?李霽珩嘴角不易察覺的輕笑了一下:「那你想如何感激我?」

「你是答應了?」許萇楚興奮的站了起來,看着李霽珩,儘是期待。

「沒有。」

李霽珩的語氣一如往常的冷漠。

聽到這個回答,許萇楚眼裡的笑意漸漸退去,小聲嘀咕:「那你還問我要怎麼感激你。」

也是,兩人雖然是名義上的夫妻,但實際上才相識不足三天。

「還有什麼事嗎?」

「沒了……」

許府。

許萇楚和二哥許明曙像往日在家一樣在一起玩投壺,許殊看着兩人言笑晏晏,脫口而出:「柳下歌樂天井,花間姊妹鞦韆。」

兩個孩子轉眼間就長這麼大了,昔日在這院子里嬉笑打鬧的場景還在他腦海里回蕩。

許殊心裏是愧疚的,若不是當年自己冒着殺頭的危險,拿出百霜丹救先皇,自己就依舊是太醫院的一個小醫官。

沒有人會在乎自己是誰,也不會當上這個什麼破太醫院史,自然許萇楚也不用被賜婚給李霽珩,許綰芙也不會如此輕易被太子看上,或許兩人都可以和相愛的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度過一生。

許萇楚自小便聰慧過人,心思縝密,當年的火炕埋屍案便是她無意發現端倪,堅持火炕有問題,力排眾議要翻案。

卻不曾想到竟牽扯出仵作貪污,知府濫用酷刑,盜銀者枉死一系列秘密。

這一個案子,也讓宮裡的先皇都知道了她的名字,一問竟然是許殊的女兒,更是連連讚歎她巾幗不讓鬚眉,以後若是能為朝廷所用,定是一員大將。還說她雖是女兒身,卻勝過他許家三個兒子,在得知和祈王年紀相仿後,先皇便立馬下旨給兩人賜了婚。

本來高高興興的許殊當晚回去便將許萇楚關了禁閉,年幼的許萇楚一開始雖不明白父親這樣做是為何,想了一晚上的她第二天卻一改以前沉默寡言的性子,變得像一般孩童一樣嘻嘻哈哈起來。

許殊知道女兒懂得自己的苦心,也剋制着裝作看不懂許多事,心疼許萇楚的許殊便讓她扮起了男裝,假裝是自己的葯童,帶着她進宮,哪怕知道她偷偷去義莊也沒說過什麼,只是不能讓人知道,她就是許萇楚。

許殊不希望她的聰慧給她惹來禍端,但也自覺不應該斷了她的天賦,作為父親,以後的路該怎麼走,還是應當尊重她的選擇。

「你不知道我有多疼惜她,小小年紀便破了鼎鼎有名的火炕埋屍案我有多高興,這就是我許家兒女。」

「但我又害怕她像我以前一樣因為做了旁人沒做的事被這枷鎖困住,代代如此,循環往複。」

許殊看着許萇楚和許明曙在夕陽下投壺的樣子,畫面和小時候兩個孩童在

猜你喜歡